大洋一号,的科考保障军

雨越下越大,海浪直接拍打上了后甲板,海水流进了后大舱,坐在近门口的任峰的裤子和鞋子与海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任峰却面不改色,依旧安静地在接线盒里“穿针引线”,丝毫不受风浪的影响。入夜的后大舱,舱外海浪的拍打声、海风的呼啸声、雨水的簌簌声伴着昏黄的灯光吵吵闹闹,而舱内被工作灯照得恍如白日,除了简单的“帮我拿下螺丝”之类的话语,就只有舱内刚进的海水随着船的晃动而左右摇摆的哗啦声。

雨越下越大,海浪直接拍打上了后甲板,海水流进了后大舱,坐在近门口的任峰的裤子和鞋子与海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任峰却面不改色,依旧安静地在接线盒里“穿针引线”,丝毫不受风浪的影响。入夜的后大舱,舱外海浪的拍打声、海风的呼啸声、雨水的簌簌声伴着昏黄的灯光吵吵闹闹,而舱内被工作灯照得恍如白日,除了简单的“帮我拿下螺丝”之类的话语,就只有舱内刚进的海水随着船的晃动而左右摇摆的哗啦声。

按照计划,20日起,作业组将回收锚系,并在中国的玉皇热液区开展中深孔岩心取样钻机和作业深度为4000米的热液硫化物瞬变电磁综合探测系统作业。当然,这一切计划还依赖于气象与海况。无论如何,祝愿中国大洋科考一帆风顺!

中国网1月21日讯 “多波束,多波束,抓斗出水,请打点”,大洋39航次首席助理任峰在对讲机中话音未落,采样的科考队员已早早在后甲板上等候。

甲板上,风雨交加,呼啸着的印度洋海风,作用着海浪拍打着船左右晃动,让人难以在后大舱稳稳站立,后大舱的地面原本就比较滑,进水后更是不留神就会滑倒,随着船的左右晃动,地上的东西也开始“活动”起来。任峰坐在小板凳上,将连接光缆的接线盒拆开,检查、维修。接线盒的大小不足一个ipad,里面线路错综复杂,几根黄色和黑色的线盘踞在小小的盒子里面。

任峰对工作的高度责任感给很多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太辛苦了,忙起来饭都顾不得吃。”同船的北海分局预报中心预报员高山感慨道。“一旦忙起来,这都是正常的。”据任峰回忆,大洋34航次在春节当天进行了钻机作业,当别的队员们都在餐厅里欢聚一堂庆佳节的时候,他却因为要检修设备,不到7点就离开了餐席,一忙就是一个晚上。

这只是船上71名船队员全心全力投入科考的缩影。专注、耐心、一丝不苟是他们的标签,而这背后支撑他们的是对科学探索的信念和对深海大洋的敬畏。

“这里是调查程度相对较低区块,所以我们主要探测是否存在矿化异常并圈定范围”,李怀明对中新社记者介绍,本航段主要是对相关区块进行基础地质调查,抓取岩石或沉积物,了解地质背景和成矿条件。

大洋39航次的第二航段马上要结束了,任峰归心似箭。“这次回去正好能赶上给闺女过生日。”说起这个,他情不自禁地开心起来。4岁的女儿是任峰的掌中宝。“以前脾气比较急躁,有了她之后,慢慢就好了。”提起女儿,总能有说不完的规划、讲不尽的趣事。

“做事情不难,但难得的是做好一件事情。”聊到人生规划,任峰说道,“大洋保障不仅仅只是船上做的这些工作,还有调查方法、装备更新等。对我而言,这辈子能把大洋装备保障这一件事情做好就足够了。”

“抓取样品就像拼图,每块岩石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片;也像讲一个大故事,需要许多小细节的支撑”,李怀明对记者解释,虽然一块岩石、一斗沉积物不能得出关于多金属硫化物分布的结论,但每个区块数据将为科学家研究整个区域的成矿条件提供大背景。

近日的抓斗作业获取了1500米至3000余米海底的岩石和沉积物样品。“采集沉积物样品是为了解其中主要金属元素的含量,推断附近是否存在热液活动”,地质组组长梁锦对记者介绍,不同的岩石类型可以判断该区域的岩浆活动和构造作用,这是影响成矿条件的最重要因素。

但在测试抓斗的时候,发现连接抓斗的光缆出现了断丝的情况,光缆除了作为信息传递的媒介之外,还要承担2.4吨的抓斗的重量。安全起见,作业计划暂时搁置,要等连接设备的部分维修过后再开展。

家是出行在外人心里不变的牵挂,每次出海的安全返航也是家人最大的心愿。对于家人,虽然不善表达的他很少提及爱和依赖,但是陪伴是他最浪漫的告白。照顾家庭、陪伴父母、奋斗事业,这样安定的小幸福于他而言已是满足。

生物组组长黄丁勇的样品目标是底栖生物,他的研究目的是给深海洋底做“体检”,为未来开采海底矿产做环境背景调查,并了解热液口附近生物群落的特质,“我会先用不同孔径的网筛筛出生物样品,再用甲醛或酒精固定在瓶中,带回做进一步研究”。

根据2011年中国大洋协会与国际海底管理局签署了《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资源勘探合同》,在15年合同期内,中国享有西南印度洋脊1万平方公里海域的专属勘探权。中国将合同区划分为100个区块,本航次将在约1900平方公里区域内寻找矿化异常区。

几次进水后,任峰不得不将后大舱的门关上。他细心地将布在门下铺了薄薄一层,刚好将门的缝隙牢牢塞住,舱内的水顺着排水口缓缓流出。

选择一份工作就等于选择了一种生活。从2008年与大洋结缘之后,任峰每年都有3个月的时间是要在海上度过的。船上作业期间是昼夜不休的,作业期间调查队员分为4个组,分开时间段休息和作业。作为第一作业组跟班助理的他,早上8点就要上班,一直忙到下午2点,遇到自己负责的设备,例如摄像拖体的作业时间时,他也要在场,更不用提当连接设备的光缆、承重头等需要检修的时候,更是要加班加点去完成。有时候忙起来连续几天都只能休息不到4个小时。“其实我是一个挺爱睡觉的人。”任峰对此早习已为常,“但是当你还有工作要做的时候,压力和责任就催着你,干完了才能好好休息。”

电视抓斗带回的是沉睡在3000余米深海的岩石和沉积物样品,后甲板上生物、化学、地质组的科考队员们采样繁忙而热烈。这恰似一场“赶海”——一艘大大的渔船满载而归,带回大海的馈赠,完成人们守候的梦想。

生物组组长黄丁勇的样品目标是底栖生物,他的研究目的是给深海洋底做“体检”,为未来开采海底矿产做环境背景调查,并了解热液口附近生物群落的特质,“我会先用不同孔径的网筛筛出生物样品,再用甲醛或酒精固定在瓶中,带回做进一步研究”。

“作为装备助理压力很大。”任峰坦言。来自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海洋技术保障中心的他,要负责船上的设备的维护与检修。在大洋科考期间,设备的正常运行,是作业的前提。

几次进水后,任峰不得不将后大舱的门关上。他细心地将布在门下铺了薄薄一层,刚好将门的缝隙牢牢塞住,舱内的水顺着排水口缓缓流出。

从17日清晨7时开始抓斗任务,科考作业是24小时不间断的。当天晚上11点,给抓斗充完电的科考队员吴涛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摇晃的扶梯回到住舱;虽然自己负责的设备尚未启动作业,首席助理王渊已经忙前忙后地协助安装、调试各种勘探仪器、浮球、冲洗甲板,一刻未停;地址样品描述员张鹏、张可欣在完成一天的地质取样记录后,仍在凌晨参与抓斗下水、观测记录等作业。

船尾甲板是向深海下放抓斗的区域,船尾并无栏杆,直通大海。眼前的涌浪如层峦叠嶂,深蓝的海水拍打着船舷,船体在浪涌中上下起伏,视线延伸至天际,远处的海平面忽高忽低。

“做事情不难,但难得的是做好一件事情。”聊到人生规划,任峰说道,“大洋保障不仅仅只是船上做的这些工作,还有调查方法、装备更新等。对我而言,这辈子能把大洋装备保障这一件事情做好就足够了。”

大洋39航次的第二航段马上要结束了,任峰归心似箭。“这次回去正好能赶上给闺女过生日。”说起这个,他情不自禁地开心起来。4岁的女儿是任峰的掌中宝。“以前脾气比较急躁,有了她之后,慢慢就好了。”提起女儿,总能有说不完的规划、讲不尽的趣事。

抓斗下水见底后,李怀明回到深拖实验室,聚精会神地盯着抓斗上载摄像头传输回的画面,仔细辨认着底质岩石或沉积物的类型和科考价值,判断抓取时机。

“抓取样品就像拼图,每块岩石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片;也像讲一个大故事,需要许多小细节的支撑”,李怀明对记者解释,虽然一块岩石、一斗沉积物不能得出关于多金属硫化物分布的结论,但每个区块数据将为科学家研究整个区域的成矿条件提供大背景。

由于作业暂不进行,作业组的队员们都放松了下来。而任峰的工作却已经开始,当天下午,任峰和宋帅、孟祥恩,就在后大舱开始重做光缆。光缆的重做需要将几十根缆丝一一用砂纸打磨平滑,然后注胶粘合。打磨缆丝的过程需要十足的耐心,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就这样重复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缆丝上面没有任何杂质。

“任峰做的工作,是大洋科考顺利进行的保障。”首席科学家李怀明谈起任峰赞不绝口,工作上的事情,任峰是绝对的靠谱。

除了地质取样,生物组、化学组也在样品中“分一杯羹”。科考队员金敏介绍,一部分沉积物样品将进行-80摄氏度和-20摄氏度冷冻保存,待回到陆地后提取样品中的总DNA,寻找能为人类所用的潜在基因资源,如一些特殊酶类基因经工业发酵后,或可应用于洗涤、食品加工、医药等领域;另一部分在4摄氏度环境下保存的样品主要用于深海微生物的分离与培养,以获取具有特殊功能的菌株资源,可以用于甲醛、石油、塑料等污染物的生物降解。

这只是船上71名船队员全心全力投入科考的缩影。专注、耐心、一丝不苟是他们的标签,而这背后支撑他们的是对科学探索的信念和对深海大洋的敬畏。

如果有一个纪录片,可以展示“大洋一号”船的作业过程,那么出镜率最高的人非装备助理任峰莫属。

“作为装备助理压力很大。”任峰坦言。来自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海洋技术保障中心的他,要负责船上的设备的维护与检修。在大洋科考期间,设备的正常运行,是作业的前提。

自“大洋一号”15日抵达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作业区以来,海况持续恶劣,风力达7级以上,浪高达4.5米左右。即便如此,首席科学家李怀明对作业的部署是争分夺秒的。在确保人员、设备安全的前提下,至20日清晨,本航段已经完成6次电视抓斗取样作业,2条多波束测线探测海底地形,1次摄像拖体作业,并释放了一条锚系的回收信号。

除了地质取样,生物组、化学组也在样品中“分一杯羹”。科考队员金敏介绍,一部分沉积物样品将进行-80摄氏度和-20摄氏度冷冻保存,待回到陆地后提取样品中的总DNA,寻找能为人类所用的潜在基因资源,如一些特殊酶类基因经工业发酵后,或可应用于洗涤、食品加工、医药等领域;另一部分在4摄氏度环境下保存的样品主要用于深海微生物的分离与培养,以获取具有特殊功能的菌株资源,可以用于甲醛、石油、塑料等污染物的生物降解。

大洋39航次第二航段从启航以来,海况一直差强人意,海风呼啸的印度洋,将船拍打地左右晃动。到达作业区,由于海况原因,计划开展电视抓斗作业,这是大洋39航次的首次作业。

大洋39航次第二航段从启航以来,海况一直差强人意,海风呼啸的印度洋,将船拍打地左右晃动。到达作业区,由于海况原因,计划开展电视抓斗作业,这是大洋39航次的首次作业。

“这里是调查程度相对较低区块,所以我们主要探测是否存在矿化异常并圈定范围”,李怀明对中新社记者介绍,本航段主要是对相关区块进行基础地质调查,抓取岩石或沉积物,了解地质背景和成矿条件。

电视抓斗带回的是沉睡在3000余米深海的岩石和沉积物样品,后甲板上生物、化学、地质组的科考队员们采样繁忙而热烈。这恰似一场“赶海”——一艘大大的渔船满载而归,带回大海的馈赠,完成人们守候的梦想。

家是出行在外人心里不变的牵挂,每次出海的安全返航也是家人最大的心愿。对于家人,虽然不善表达的他很少提及爱和依赖,但是陪伴是他最浪漫的告白。照顾家庭、陪伴父母、奋斗事业,这样安定的小幸福于他而言已是满足。

“任峰其实是个挺心细的人。”李怀明说,“当你看他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跟发丝般细的光纤较真的时候,不得不佩服。”这项工作在平坦的陆地上都不容易,更不用提在摇晃的船上。

“多波束,多波束,抓斗出水,请打点”,大洋39航次首席助理任峰在对讲机中话音未落,采样的科考队员已早早在后甲板上等候。

不同于走航期间船舱里轻快活泼,作业开始后,“大洋一号”的气氛紧张有序。17日,海况刚刚好转,抓斗作业立即启动。清晨7点半刚过,调查队员们已开始检查抓斗设备,作业组准备就绪。

选择一份工作就等于选择了一种生活。从2008年与大洋结缘之后,任峰每年都有3个月的时间是要在海上度过的。船上作业期间是昼夜不休的,作业期间调查队员分为4个组,分开时间段休息和作业。作为第一作业组跟班助理的他,早上8点就要上班,一直忙到下午2点,遇到自己负责的设备,例如摄像拖体的作业时间时,他也要在场,更不用提当连接设备的光缆、承重头等需要检修的时候,更是要加班加点去完成。有时候忙起来连续几天都只能休息不到4个小时。“其实我是一个挺爱睡觉的人。”任峰对此早习已为常,“但是当你还有工作要做的时候,压力和责任就催着你,干完了才能好好休息。”

如果有一个纪录片,可以展示“大洋一号”船的作业过程,那么出镜率最高的人非装备助理任峰莫属。

不同于走航期间船舱里轻快活泼,作业开始后,“大洋一号”的气氛紧张有序。17日,海况刚刚好转,抓斗作业立即启动。清晨7点半刚过,调查队员们已开始检查抓斗设备,作业组准备就绪。

抓斗下水见底后,李怀明回到深拖实验室,聚精会神地盯着抓斗上载摄像头传输回的画面,仔细辨认着底质岩石或沉积物的类型和科考价值,判断抓取时机。

任峰对工作的高度责任感给很多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太辛苦了,忙起来饭都顾不得吃。”同船的北海分局预报中心预报员高山感慨道。“一旦忙起来,这都是正常的。”据任峰回忆,大洋34航次在春节当天进行了钻机作业,当别的队员们都在餐厅里欢聚一堂庆佳节的时候,他却因为要检修设备,不到7点就离开了餐席,一忙就是一个晚上。

但在测试抓斗的时候,发现连接抓斗的光缆出现了断丝的情况,光缆除了作为信息传递的媒介之外,还要承担2.4吨的抓斗的重量。安全起见,作业计划暂时搁置,要等连接设备的部分维修过后再开展。

根据2011年中国大洋协会与国际海底管理局签署了《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资源勘探合同》,在15年合同期内,中国享有西南印度洋脊1万平方公里海域的专属勘探权。中国将合同区划分为100个区块,本航次将在约1900平方公里区域内寻找矿化异常区。

从17日清晨7时开始抓斗任务,科考作业是24小时不间断的。当天晚上11点,给抓斗充完电的科考队员吴涛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摇晃的扶梯回到住舱;虽然自己负责的设备尚未启动作业,首席助理王渊已经忙前忙后地协助安装、调试各种勘探仪器、浮球、冲洗甲板,一刻未停;地址样品描述员张鹏、张可欣在完成一天的地质取样记录后,仍在凌晨参与抓斗下水、观测记录等作业。

“任峰做的工作,是大洋科考顺利进行的保障。”首席科学家李怀明谈起任峰赞不绝口,工作上的事情,任峰是绝对的靠谱。

甲板上,风雨交加,呼啸着的印度洋海风,作用着海浪拍打着船左右晃动,让人难以在后大舱稳稳站立,后大舱的地面原本就比较滑,进水后更是不留神就会滑倒,随着船的左右晃动,地上的东西也开始“活动”起来。任峰坐在小板凳上,将连接光缆的接线盒拆开,检查、维修。接线盒的大小不足一个ipad,里面线路错综复杂,几根黄色和黑色的线盘踞在小小的盒子里面。

船尾甲板是向深海下放抓斗的区域,船尾并无栏杆,直通大海。眼前的涌浪如层峦叠嶂,深蓝的海水拍打着船舷,船体在浪涌中上下起伏,视线延伸至天际,远处的海平面忽高忽低。

自“大洋一号”15日抵达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作业区以来,海况持续恶劣,风力达7级以上,浪高达4.5米左右。即便如此,首席科学家李怀明对作业的部署是争分夺秒的。在确保人员、设备安全的前提下,至20日清晨,本航段已经完成6次电视抓斗取样作业,2条多波束测线探测海底地形,1次摄像拖体作业,并释放了一条锚系的回收信号。

“任峰其实是个挺心细的人。”李怀明说,“当你看他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跟发丝般细的光纤较真的时候,不得不佩服。”这项工作在平坦的陆地上都不容易,更不用提在摇晃的船上。

由于作业暂不进行,作业组的队员们都放松了下来。而任峰的工作却已经开始,当天下午,任峰和宋帅、孟祥恩,就在后大舱开始重做光缆。光缆的重做需要将几十根缆丝一一用砂纸打磨平滑,然后注胶粘合。打磨缆丝的过程需要十足的耐心,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就这样重复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缆丝上面没有任何杂质。

近日的抓斗作业获取了1500米至3000余米海底的岩石和沉积物样品。“采集沉积物样品是为了解其中主要金属元素的含量,推断附近是否存在热液活动”,地质组组长梁锦对记者介绍,不同的岩石类型可以判断该区域的岩浆活动和构造作用,这是影响成矿条件的最重要因素。

按照计划,20日起,作业组将回收锚系,并在中国的玉皇热液区开展中深孔岩心取样钻机和作业深度为4000米的热液硫化物瞬变电磁综合探测系统作业。当然,这一切计划还依赖于气象与海况。无论如何,祝愿中国大洋科考一帆风顺!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发布于渔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洋一号,的科考保障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