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水产品与渔药质量质量安全管理体制,日

对于日本国民而言,水产品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食品,在他们的生活中,每天摄取总热量的5%、摄取总蛋白质的20%、摄取总动物性蛋白质的40%来自水产品。近年来,日本为顺应国内、国际消费者对水产品质量安全的要求,不断强化相关法制和配套监管体系建设,水产品的质量保障问题得到日本政府的空前重视。

图片 1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南方渔网报道日本是发达的水产大国,其对水产品质量安全卫生管理有比较健全的机构、法规和技术体系,有一定的独到之处和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本文概要介绍日本水产品质量安全卫生管理现状和技术法规体系,希望能对提高我国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水平有所帮助。 一、日本水产品质量安全卫生管理的现状 1、组织机构 日本政府涉及水产品质量及安全卫生的管理机构有内阁府下属的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等部门。在发生疯牛病及进口蔬菜残留农药等问题后,日本消费者对食品卫生与安全的关心增强,迫切要求政府加强行政措施,确保食品安全,保护消费者的健康。2003年日本政府宣布正式设立一个对所有食品进行安全评估的“食品安全委员会”,以便对涉及食品安全的事务进行管理,并“公正地对食品安全工作作出科学评估”。从机构来讲,日本政府对水产品质量及安全卫生是一个多头管理的格局,但在管理职能方面又各有侧重。 2、职能分工 农林水产省。日本农林水产省负责水产品质量及安全卫生的有水产厅和消费者安全局。水产厅负责水产品经营、加工与流通;资源保护、管理;渔业生产监督、指导等,着重行业生产管理。消费者安全局侧重于消费者利益保护,主要有产品规格标识;价格对策;水产食品安全;水产品生产过程风险管理;风险通报等。农林水产省内新设立“食品安全危机管理小组”,负责应对重大食品安全问题。该危机管理小组主要由消费者安全局负责食品安全的官员组成。其主要职能是,一旦发生重大食品安全问题,危机小组将负责搜集信息、研究和制定应对方针,并指导实施。建立了农林水产省内预防发生重大食品安全问题联络体制。 厚生劳动省。厚生劳动省设有医药食品局,医药食品局内设食品安全部,该部主要负责食品的安全性。在防止食物中毒的同时,制定食品的各种卫生标准,采取重要对策来确保每日食用食品的安全。 食品安全委员会。2003年7月1日,日本内阁府食品安全委员会经长期酝酿,正式成立。由科学家和专家组成的独立委员会——食品安全委员会有7名委员组成,由政府任命担当大臣,设委员会事务局负责日常工作和一个专门调查会。食品安全委员会主要职能:一是实施食品安全风险评估。负责自行组织或接受农水省、厚生省等对食品安全风险进行咨询,通过科学分析手法,对食品安全实施检查和风险评估;二是对风险管理部门进行政策指导与监督。根据风险评估结果,要求风险管理部门采取应对措施,并监督其实施情况;三是风险信息沟通与公开。以委员会为核心,建立由相关政府机构、消费者、生产者等广泛参与的风险信息沟通机制,并对风险信息沟通实行综合管理。 在组织机构与人员配置上,7名委员组成最高决策机构,委员全部为民间专家,经国会批准,由首相任命,任期3年;负责专项案件的检查评估的专门调查会,由共计200名专门委员构成,全部为民间专家,任期3年。专门调查会分为三个评估专家组。一是化学物质评估组。负责评估食品添加剂、农药、动物用医药品、器具及容器包装、化学物质、污染物质等。二是生物评估组。负责评估微生物、病毒、霉菌及自然毒素等。三是新食品评估组。负责对转基因食品、饲料肥料、新开发食品等的风险实施检查评估。食品安全委员会有权独立对食品添加剂、农药、肥料、食品容器,以及包括转基因食品和保健食品等在内的所有食品的安全性进行科学分析、检验,并指导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的有关部门采取必要的安全对策。 二、与水产品质量相关的技术法规和标准 日本是一个法制比较健全的国家,与水产品质量及安全卫生相关的法律有食品安全基本法、JAS法、食品卫生法等,伴随而生的有各法律的实施令和实施规则,对该法律加以补充说明和规范。日本又是一个法制比较完善的国家,其法律条款的修订非常普遍,一旦发现某些条款与现实相左或不相适应,即以省令和告示的形式对该条款加以修订。 1、食品安全基本法 食品安全基本法是以保护消费者为根本、确保食品安全为目的的一部法律,既是食品安全基本法,又对与食品安全相关的法律进行必要的修订。 《食品安全基本法》为日本的食品安全行政制度提供了基本的原则和要素。要点如下:一是确保食品安全:以消费者至上为原则,以科学方法进行风险评估,实现从农场到餐桌全程质量监控。二是地方政府和消费者共同参与。三是协调政策原则:在决定政策之前进行风险评估,重点进行必要的危害管理和预防,并实施风险信息交流。四是建立食品安全委员会,负责进行风险评估,并向风险管理部门也就是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提供科学建议。 2、JAS法 JAS法的正式名称是“关于农林物质的规格化及品质表示的正确化法律”。该法律确定了JAS规格和食品品质标准,依据该法律规格,日常接触到的食品等有JAS标识、原产地等信息。1950年制定该法时,还只有JAS规格,但1970年修订时,添加了食品品质标准,到1999年修订时,销售给消费者的所有食品都必须执行该法律。即使到现在,关于JAS法都有可能修订,“JAS制度研讨会”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讨。 o日本农林规格是依据JAS法制定的食品、林产品等制品标准。经确认满足JAS规格的产品,可以标识JAS标志,加上JAS标志的产品,说明其具有一定的质量水准。消费者选购产品或业务人员办理业务时,确认产品是否符合以JAS规格为标准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到备案机构咨询,该备案机构应是国家认可的检查机构。另一种方法由备案认定机构认可其资质的“事业单位”进行检查,备案认定机构是国家承认的认证机构。 JAS规格中,根据原料或加工方法是否有特色的质量标准分为普通JAS和特别JAS两类。有机农产品的JAS规格和生产信息公示JAS规格属于特别JAS。 。其中:一般食品品质标识标准3项,个别鲜活类食品品质标准2项;加工类食品原产地标识标准8项;个别加工类食品标识标准3项;肉食类加工晶及鱼糜制品标识标准1l项;水产品标识标准9项,和其它类的标识标准。 3、食品卫生法 日本的食品卫生法包括总则、食品和添加剂、器具和容器包装、标识、食品添加剂“法定书”、监视指导方针和计划、检查、登记检查机关、营业、杂项、罚则等共计十一章。该法是以确保食品安全性,从公共卫生的观点,比其他任何措施都重要的规则,是预防因饮食引起卫生危害发生、保护国民健康为目的的。 日本食品卫生法中有关规定。清洁卫生的原则。供销售包括非特定或广泛的非销售性赠与的食品或添加剂,必须在清洁卫生的状态下进行采集、生产、加工、使用、烹调、贮藏、搬运、陈列及交接。 禁止销售不卫生食品等。包括腐烂、变质或未熟的食品,含有、附着或怀疑为有毒或有害物质,被致病菌污染或怀疑被污染对人体有害的食品,和混入或加入杂质、异物,或因其他原因对人体有害的食品。 以下情况属于对人体健康无害。虽然属于有毒或有害物质,但自然地包含或附着于食品或添加剂,根据其程度或处理方法,确认对人体健康无害;在食品或添加剂生产过程中,混入或不得不添加有毒或有害物质,但确认对人体健康无害。 食品的规格及标准。厚生大臣从公众卫生的观点出发,可以制定供销售食品或添加剂的生产、加工、使用、烹调及保存方法的标准,以及供销售食品或添加剂的成分规格。根据上述规定制订了标准或规格后,即不得以不符合标准的方法生产、加工、使用、烹调或保存食品或使用添加剂。不得销售或进口以不符合标准的方法生产、加工的食品或添加剂。亦不得生产、进口、加工、使用、烹调、保存或销售不符合其规格的食品或添加剂。 一般食品的规格标准,包括①成分规格:不得含有抗生素,不得含有化学合成的抗菌素,但经厚生大臣确认不会损害人体健康的,不在此限。②加工及调制标准:不得对食品照射放射线,但在食品加工工序或为加工工序的管理而照射时,食品的吸收射线量在lXl0—3GY戈瑞以下,以及有特殊规定者,不在此限。③保存标准:以直接接触非供饮用冰块保存食品时,使用的冰块,大肠菌群呈阴性;不得使用抗生素;不得以保存使用为目的,对食品进行放射线照射。 有关水产品的规格标准目录 鱼糜制品:①糜制品成分规格。②鱼糜制品加工标准。③鱼糜制品保存标准。 生食用牡蛎:①生食用牡蛎成分规格。②生食用牡蛎加工标准。③生食用牡蛎保存标准。 当前,中国水产品质量安全卫生问题已成为全社会的热点问题之一,老百姓呼吁水产品安全,全社会关注水产品质量。但关于水产品质量安全的法律、制度还有待进一步健全,多头管理、职责不清,标准体系不完善、与国际不完全接轨,检测技术、方法相对落后,质量监控管理措施不到位等,是中国水产品质量安全建设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提高中国水产品质量,增强国际市场竞争能力的关键问题。因此,迫切需要全社会、特别是行业从业者认真对待。编辑:邓洁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一、本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体制 日本政府涉及水产品质量及安全卫生的管理机构有内阁府食品安全委员会及其下属的农林水产省等部门。2003年新修订的《食品安全基本法》规定在日本内阁府设立一个对所有食品进行安全评估的“食品安全委员会”,以期“公正地食品安全做出科学评估”。 从机构来讲,日本政府对水产品质量及安全卫生管理是一个多头管理地格局,但在管理职能方面又各有侧重。职能分工情况如下: 食品安全委员会。日本内阁府食品安全委员会于2003年7月1日成立。该委员会主要职能:对食品安全实施检查合风险评估;根据风险评估结果,要求风险管理部门采取应对措施,并监督其实施;以委员会位核心,建立由相关政府机构、消费者、生产者等广泛参与地风险信息沟通机制,对风险信息实行综合管理。 委员会由7名委员组成最高决策机构,委员经国会批准,由首相任命,任期3年;其下属负责专项案件地检查评估专门调查会由200名专家构成,分为三个评估专家组:化学物质评估组、生物评估组合新食品评估组。分别指导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有关部门开展工作。 厚生劳动省。厚生劳动省设有医药食品局,医药食品局内设食品安全部,该部是政府在食品安全行政部门的风险管理机构。其工作内容是根据食品安全委员会的风险评估,制定食品、食品添加剂、残留农业等的规格和标准;并通过全国的地方自治体或检疫所,对食品加工场的卫生、食品的质量安全进行监督检查;收集国民的意见和建议,为进一步完善政策和措施提出合理化建议。 农林水产省。日本农林水产省负责水产品质量及卫生安全的机构是水产厅和消费安全局。水产厅负责水产品经营、加工与流通;资源保护、管理;渔业生产监督、管理等,是侧重行业生产管理的机构。消费安全局主要负责产品标识、价格对策、水产品质量安全、水产养殖用药的使用、水产品生产过程风险管理、风险通报等,是侧重与消费者利益保护的机构。农林水产省内还设立了“食品安全危机管理小组”,该小组主要由消费安全局负责食品安全的官员组成,其主要职能是制定并知道实施重大食品安全事件对策。 二、日本厚生劳动省2006年度对进口水产品的监督计划 2006年3月31日,厚生劳动省向各检疫所下达了关于实施“2006年度进口食品监测计划”的通知,确定了2006年度对进口畜牧水产品、农产品等的检验检疫种类、项目、件数以及监测方法等、在此仅介绍与水产品有关的内容。 一般监测品种、监测项目和抽检件数 监测品种包括鳗鱼、鲑鳟鱼、牙鲆及其加工品;虾类、鱿鱼、章鱼及其加工品;贝类及其加工品。 水产品、水产加工品(鱼片、鱼干。鱼麋等;水产动物类冷冻品、鱼类冷冻品;鱼贝卵加工品)的检测项目是抗生素等、残留农药(有机磷类、有机氯类、和除虫菊酯类农药、添加剂、成分规格等(按成分规格中规定的细菌数、大肠菌数、肠炎弧菌、肠管出血性大肠菌o157等病原微生物、痢疾性贝毒和麻痹性贝毒)。 水产品抗生素、残留农药、添加剂和成分规格的抽检件数分别是3107件、862件、295件和895件,共计5159件;水产加工品抗生素、残留农药、添加剂和成分规格的抽检件数分别是4127件、267件、2267件和6041件,共计12702件。 生食用鱼类、贝类肠炎弧菌的检测品种和监测时期 1、强化监测品种和检测时期 强化检测品种是2005年度各检疫所查出肠炎弧菌的食品,包括泰国产生食用虾类、韩国产生食用蚶类和江珧类、印度尼西亚产蒸煮章鱼。2005年度未查出,但在2004年度查出肠炎弧菌的韩国、中国和菲律宾产生使用海胆。另外,下述非强制检测对象一旦查出有不符合卫生标准要求的,出口国的该食品也将被列入强化检测对象的范围。 对以上强化检测品种实施强化检测的时期是2006年7月1日至2006年10月31日。 2、非强化检测品种和检测时期。 非强化检测品种包括“食品、添加剂等标准”中设定了标准的蒸煮章鱼、蒸煮蟹、生食用鱼贝类、生食用牡蛎和冷冻食品。 对以上品种实施非强化检测的时期是2006年4月1日至2007年3月31日。 3、抽检件数 在实施强化检测时期,2005年度各检疫所查出肠炎弧菌的泰国产生食用虾类、韩国产生食用蚶类和江珧类、印度尼西亚产蒸煮章鱼和非强化检测品种一旦查出有不符合卫生标准要求被列入强化检测品种范围的食品在进口时全部实施强化检测;2005年度未查出,但在2004年度查出肠炎弧菌的韩国、中国和菲律宾产生食用海胆在进口时,对其50%实施强化检测;对于在强化时期以外的强化检测品种和非强化检测品种的抽检件数按照内容“二”进行监测。 三、“肯定列表制度”实施后日本国内的状况 日本“肯定列表制度”鱼今年5月29日正式实施。实施之前,日本内阁府食品安全委员会在各都道府县巡回举办说明会,告诫国内水产品养殖户在使用药物时,要严格遵守现行《水产养殖用药指南》,只要按照该指南规定的药物、用法、用量、休药期等用药,就不会受到“肯定列表制度”中药残留标准的限制。 另外,日本对国外养殖水产品进行抽检时,不是对“肯定列表制度”中的项目进行全检,而是分别对每批样品进行不同项目的检测。所以,“肯定列表制度”的实施对其国内养殖户影响不大。 四、产养殖用药生产、销售、使用的有关规定 日本水产养殖用药的生产、销售、使用的法律依据是《药事法》,有关规定如下: 新药的注册和生产 1.新药注册所需提供的资料:开发研制的动机;理化实验资料;稳定性实验资料;毒性实验资料;安全性实验资料;药理作用实验资料;吸收、分布、代谢实验资料;性能试验资料;临床实验资料;药残实验资料。 2.批准新药注册的标准:有以下情况之一者,不得批准注册:达不到该药品应有的药效;副作用大于药效的药品;不符合卫生保健要求的药品。 3.渔药的生产:日本《药事法》第13条规定“农林畜牧水产用药的生产由农林水产省评审,由农林水产大臣颁发水产许可证”。 渔药的销售。 在日本可以销售药品的有“药店”和“药品销售业者”。“药品销售业者”分4类:“一般销售”、“药品商销售”、“指定销售”和“特例销售”。 “药店”营业执照都道府县知事颁发,药店可以销售所以药品,可以进行配药,配备药剂师的人数是根据每天业务量决定,业务量每天每40件处方就需配备一名药剂师;“一般销售”的营业执照由都道府县知事颁发,可以销售所有药品,但是不得进行配药,至少需要一名药剂师;“药品商销售”得营业执照由都道府县知事颁发,不得销售农林水产大臣指定得动物药品,原则上不需要药剂师,但是工作人员需要有一定得药品知识;“指定销售”的营业执照有都道府县知事颁发,根据农林水产大臣制定的标准销售各道府县知事指定的动物药品,并且按照指定的销售方法销售,工作人员需要懂业务;“特例销售”的营业执照由都道府县知事颁发,主要是在比较偏远的地区,只能销售都道府县指定的药品。 渔药的使用 日本《药事法》第八十三条第4款规定“对于由于药品使用不当,可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的食用养殖水产品,农林水产大臣通过农林数产省令制定水产养殖用药的使用标准”。据此,农林水产省制定了《水产养殖用药指南》,规定不同水产品、不同病症的适用药物、用法、用量、休渔期等使用标准,制定了对违反“使用标准”者的处罚原则,并规定使用抗生素、合成抗菌剂、驱虫剂时要做使用记录。指导广大水产养殖用户科学用药。 农林水产省根据食品质量安全有关规定,结合水产养殖用药实际情况、国外用药标准的调整以及国内新药的上市等,不定期对该指南进行修改。现行的《水产养殖用药指南》时今年1月16日刚刚修改的。该指南认可的抗菌药和抗生素共有26种、消毒剂两种。驱虫剂5种、维生素制剂11种、麻醉剂1种、一秒9种(详见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编印的《水产养殖用药指南。 另外《药事法》还规定禁止使用未经许可药物;禁止个人进口药品;禁止个人生产自己所养殖水产动物的药品。 五、日本市场食品卫生管理状况——东京筑地市场卫生检查所简介 在东京筑地市场销售的农林畜牧水产品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时日本最大的食品批发零售市场,被称为日本食品流通的枢纽。市场卫生监察所的任务就是根据《食品卫生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监督检查市场上流通食品的卫生状况,确保质量不合格食品“不进入市场”、“不流出市场”、“不在市场内进行加工”。其主要业务如下: 监督、指导。食品卫生监督员通过“凌晨监督检查”和“通常监督检查”确保市场的食品卫生,指导市场营销人员提高食品卫生意识。生鲜水产品是凌晨进入市场,3点至5点期间拍卖。食品卫生监督员的“凌晨监督检查”是确保拍卖前水产品的质量安全;拍卖结束后,一些货物还要暂时在市场内保管或进行加工,卫生监督员通过“通常监督检查”对其进行再次检查。 实验检查。对在监督检查过程中发现问题的产品立即进行实验检查。 1.细菌检查。通常的细菌检查主要是“细菌数”、“大肠菌群”“肠炎弧菌”和“沙门氏菌”等易引起食物中毒的细菌进行检查,夏季对生食水产品的“肠炎弧菌”进行重点检查。 2.理化检查。通过化学分析对食品添加剂使用正确与否、药残是否超标等进行检查。同时对水银、PCB等环境污染物的残留进行检查。具体见表3。 3.处置措施。对于不合格产品采取回收、禁止销售等措施,并通知产地政府部门,对不合格的原因进行调查,防止再次发生。 调查研究。对产品细菌污染状况进行调查,并且整理汇总日常工作中遇到的有关问题,提供给有关决策部门。 培训。分别对市场内营销产业者和一般消费者举办培训班,一是提高营销人员卫生意识,再就时及时向消费者提供市场食品卫生信息。 六.有关思考和建议 1.借鉴日本的工作经验,加强我国渔用兽药行业自身的监督管理。日本在渔用兽药生产、经营和使用方面完善的监管体制、理念和做法值得我们借鉴。根据《兽药管理条理》的有关规定,尽快推进我国与国际接轨的渔用兽药质量管理规范、完善渔用兽药管理规范化管理制度,确保我国渔用兽药行政管理、执法监督、质量检验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是摆脱我国水产品进出口贸易处于被动局面的关键所在。 2.跟踪了解日本每年对进出口水产品的检测计划。日本的财政年度是每年的4月1日至次年的3月31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在每年的3月31日前发布下一年度对进出口食品的检测计划,确定每年度对进出口畜牧水产品、农产品等的检验检疫种类、项目、件数、检验方法等。了解该计划,有助于我们在出口是有侧重地进行质量把关。特别是检测方法要尽量和对方保持一致,减少双方检测结果之间地误差。 3.及时了解日本《水产养殖用药指南》的动向。日本规定《水产养殖用药指南》中所列药品以外的药品为禁用药,允许使用的药品和使用方法也根据国外用药标准的调整以及国内水产养殖用药研发情况不断进行调整。并且明确只要遵照该指南用药,就不会受到肯定列表制定的限制。及时把握该指南的动向,特别是对于出口日本的养殖水产品,不使用和日本允许使用药品的有效成分不同的药品,是避免药残事件发生的措施之一。 4.日本对进口产品和国内产品是实施完全不同的检测计划和内容。对比日本2006年度进口水产品的检测计划和东京筑地市场卫生检查所的工作内容可以看出,日本对国内产品的上市检查比进口产品相当宽松的多。这一方面是因为日本认为国内产品从生产、加工到销售各环节监管制定比较健全,从业者自律性强,信誉也较高;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日本以确保食品安全、保护消费者健康为借口制定的一系列措施主要是为了在国际贸易中制造技术壁垒。南方渔网编辑:裴冰

日本有关水产品质量安全的法律

20041125183800323836.gif

以2001年发生的BSE为契机,日本进一步加强了食品质量安全法律法规的制修订工作,在2003年颁布实施《食品安全基本法》的基础上,其他相关法律也随之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强化了包括水产品在内的食品质量安全的监督管理。

日本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仅为1.3%,农业人口仅占总人口的9%。近年来,日本农产品的自给率连续下降,由1969年的79%下降到目前的40%左右。除大米自给率保持在90%、蔬菜自给率达到84%以外,其他主要农(畜、水)产品自给率不足29%,均需大量进口。因此,日本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非常重视,建立了农产品管理的相应法规及配套管理体系。 一、日本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工作概况 经过50多年的发展,日本逐步形成了具有本国特色的农产品管理体系. 1.日本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规建设 日本历史上曾发生过震惊世界的水俣事件(即镉米中毒事件),因此,日本对食品立法十分重视。1948年,日本厚生劳动省颁布实施了《食品卫生法》、农林水产省颁布实施了《出口农产品管理法》;1957年改为《出口检查法》(该法律在1997年废止)。随着进口食品的增加,日本的食品安全立法不断加强和完善。1970年由农林水产省颁布的JAS法(即《农林产品品质规格和正确标识法》),同时还颁布了《植物防疫法》、《家畜传染病防治法》、《农药取缔法》(即《农药管理法》)等一系列与农产品质量安全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农产品的进口、生产、加工和流通等各环节实行依法管理。80年代日本兴起有机农业,出现有机农业产品,1992年日本农林省出台了《有机农业和特别农业栽培法》;1995年对《食品卫生法》修定;1999年出台了《有机农业法》、《持续农业法》、《改正肥料取缔法》、《家畜传染病预防法》等。在新世纪开始,日本针对农业面临的农业萎缩·、农产品依赖进口程度加大的情况,提出发展环保型、生态、旅游农业的观念,制定了新《农业基本法》62000年出台了《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包装容器法》,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在2001年暴发疯牛病疫情以及出现了多起食品标识错误等食品安全问题之后,日本在2002年修定了《JAS法》,并已于2003年夏季生效执行。2003年日本出台了《食品安全基本法》,同时还有配套的相关法规,《农药残留规则》、《农地法改正》、《零售手料自由法》。日本还制定了大量相关的配套规章,为制定标准、实施标准、检验检测等奠定法律依据。 日本食品安全有关法律明确规定了日本食品安全体系的基本原则和依据,其各项法律主要基于以下几点原则制定:食品安全保证消费者至上;以科学方法为基础的风险评估;从农场到餐桌的全程管理,全面启动生鲜食品的原产地标识制度(具体到都道府县),进而为农产品建立“身份证”,以加强健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全程监管机制、提高消费者信心。日本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规建设随着质量安全管理工作的不断强化而得到健全和发展,至今已基本形成了一套具有较强规范性的完整体系(图1)。2.日本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体制 日本法律明确规定了食品安全管理主体,即日本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工作由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共同负责,按照生产、加工、销售等不同环节分别确定各自管理职责,直接面向农产品的生产者、加工者、销售者和消费者。农林水产省为强化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于2003年对内设相关机构进行了较大调整,专门成立了消费安全局。主要负责:国内生鲜农产品生产环节的质量安全管理;农药、兽药、化肥、饲料等农业投入品生产、销售与使用环节的监督管理;进口农产品动植物检疫;国产和进口粮食的安全性检查;国内农产品品质、认证和标识的监督管理;农产品加工中“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HACCP)方法的推广;流通环节中批发市场、屠宰场的设施建设;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包括消费者反映)的搜集、沟通等。厚生劳动省设有食品安全局,内设企划情报课、基准审查课和监视安全课。主要负责:加工和流通环节农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督管理;组织制定农产品中农药、兽药最高残留限量标准和加工食品卫生安全标准;对进口农产品的安全检查;国内食品加工企业的经营许可;食物中毒事件的调查处理;流通环节的养殖业食品经营许可和依据《食品卫生法》进行监督执法以及发布食品安全状况等。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之间既有分工,也有合作,各有侧重。在市场抽查方面,厚生劳动省对进口和国产农产品进行执法监督抽查,其抽查结果可以依法对外公布,并作为处罚依据。农林水产省只抽检国产农产品,旨在调查分析农产品生产过程中的安全性和对认证产品进行核查,以便及时指导生产者生产优质安全的农产品,提高国产农产品市场竞争力,增强消费者信心,促进国产农产品销售。农药、兽药残留限量标准则由两个部门共同完成。此外,日本在去年建立了食品安全委员会(FSC),将其作为内阁的一个办公室直接向首相报告,独立履行风险评估职能,并向风险管理者即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提出有科学依据的建议。 3.日本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体系 目前,日本农业标准数量很多,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标准体系。日本农业标准制定过程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一是起草标准。农林水产大臣根据需要委托有关单位起草农业标准草案。二是日本农业标准委员会(JASC)审议。当JASC审议完毕,而且认为标准草案内容适宜、要求合理,则向农林水产大臣提出审议报告。三是标准的批准和发布。农林水产大臣确认JASC审议的标准草案对有关各方均不会造成歧视后,将予以批准作为日本农业标准发布。 从标准制定流程图可以看出,透明度原则在这一流程的各个环节都有所体现。其次,标准制定过程也充分体现了协商一致的原则。这一方面确保各相关方的利益都得到了考虑和体现,同时也恰恰通过这种方式确保JASC能够得到认可。 4.日本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认证体系 日本农产品认证一般由中介组织承担,认证分为常规农产品认证和特殊认证,有机农产品认证为特殊认证。为了获得JAS标志,生产者可以向农林水产大臣指定或认可的认证机构提出申请,生产者自愿申请认证,如经有资质的认证机构(或认可的国外机构)认证,生产的产品符合JAS要求的产品,则可以允许产品贴上JAS标志。在对,AS法的修定中,确定了有机农产品及其加工食品的特定JAS规格标准,通过检查来确定其是否符合规格标准。即使未贴加JAS标志的产品,也须标有“有机栽培番茄”、“有机纳豆”或“有机红茶”等标志。由此就出现了“有机低农药栽培”等各种各样的表示方法,而有机JAS标志就成为有机食品的标志。另外,从外国进口的有机食品和本国产品一样,如果没贴有机JAS标志,就不许进口者销售。 5.日本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监督体系 日本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建有完善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监督体系,负责农产品的监测、鉴定和评估,以及各政府委托的市场准人和市场监督检验工作。日本农林水产省消费技术服务中心设有7个分中心,负责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调查分析,受理消费者投诉和办理JAS认证及认证产品的监督管理。地方农业服务机构与该保持机构紧密联系,搜集有关情报并接受监督指导。厚生劳动省在全国13个口岸设有检验所,负责对进口农产品进行检验;农产品进入市场后,由厚生劳动省所属的市场卫生检查所进行执法抽查并予以公布。此外,还有农林水产省的JAS认证产品符合性检查和生产者(农协)、销售者(批发市场)的自我检查,形成了从农田到餐桌多层面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监督体系。 二、加强中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工作的启示 1.加快国家《食品安全法》的立法进程 当前,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成为全社会的热点问题,老百姓呼吁食品安全,全社会广为关注,但是中国至今没有一部完整的《食品安全法》。当务之急国家应加快立法进程,匣生产者生产有法律约束,处罚者有法律依据。明确各部门的分工,明确权利义务,使之管理高效率且透明。应抓紧做好以下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尽快出台《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使之成为国家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工作的母法,制定必要的配套规章,努力实现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执法监管。二是根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要和农产品质量安全现阶段的客观要求,对现有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体制进行必要改革,进一步明确责任主体和监管内容,解决管理机构过多、过散和责任不清的问题。 2.运用市场机制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 日本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虽然政府管理起着很大的主导作用,但是发挥民间组织、中介机构对农产品的监督十分重要。日本有众多的协会协助政府从事农产品安全工作,包括制定标准、开展产品认证工作、协助政府作好进出口货物的检查等等。当前,要推进中国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上新台阶,必须创新思路,研究和探索运用市场机制手段做好农产品安全工作的思路,当务之急需要培育发展农产品安全中介组织,借用市场机制,促进政府调控与市场机制的良性互动。 3.加强农产品市场安全监管体系建设 中国农产品市场监管体系比较薄弱,其主要问题:一是多部门管理,政令不统一,二是没有建立产品的可追溯制度;三是市场监管手段落后,检测结果往往滞后。当前,急需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协抓共管机制,建立协调配套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当前重点:一是要系统研究政府、农户、中介、企业、消费者等相关的各个层面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的各自定位和作用问题。二是要系充研究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全程质量追溯机制问题。应借鉴日本等国家的做法,实现对农*品产地环境、生产环节、加工环节、市场营销等各个关键环节监控的制度化、规范化,引入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机制,建立健全农产品身份证制度,强化农业生产的内部监督和外部监督。三.是要加强市场监管手段的配套,保障市场监管所必需的仪器和药品,提高产品检测的覆盖率。四是要加强对欧美、日本等农产品贸易大国、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等国际组织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政策、标准的研究,以提高中国农产品质量,提高中国农产品市场竞争能力。 4.重视农产品质量安全科技研发工作 随着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越来越广泛的重视,检测检验技术已经成为各国强化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的一个重要方面。日本政府在着手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初期,就开始扶持岛津制作所、杂贺技术研究所等开展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检验技术研究开发工作,目前,这些机构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就。日本食品卫生法对229种农药,130种农作物和加工食品制定了约9000项标准,制定了120项农药分析方法。过去分析229种以上的农药残留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花费数百万日元。从1998年开始,日本政府支持“多种农药快速分析法”的研究,1999年进入实际应用,现在可以对蔬菜、水果、糙米等农药残留、重金属、硝酸盐等150种项目进行一起分析,3天出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日本已在很大程度上通过技术进步垄断了世界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市场。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中国应该高度重视这一现象并注意开发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产品检测技术和设备,并尽快培养一支技术过硬能够与国际接轨的人才队伍。

《食品安全基本法》

20世纪末期和21世纪初期,日本先后发生了“雪印集团食物中毒事件”、“BSE问题”、“无许可添加剂的滥用问题”、“原产地标志的伪造问题”等影响食品安全的事件,食品的质量安全受到严重冲击,消费者对政府的相关施政效果极度不满。在这种背景下日本政府于2003年5月23日出台了《食品安全基本法》。

《食品安全基本法》的立法目的和基本理念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保护国民的生命和健康;二是确保食品在供应各环节的质量安全;三是符合最新科研成果并顺应国际动向需求。

《食品安全基本法》明确了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中央政府的职责是“综合制定并实施确保食品安全的政策和措施”;地方公共团体的职责是“适当分担政府的任务,制定并实施必要的政策和措施”;生产、加工、流通和销售业者的职责是“具有‘有责任和义务确保食品质量安全’的意识,并实施必要的措施,同时应向政府提供准确的信息”;消费者的职责是“掌握并理解食品质量安全的知识,同时要充分利用政府提供的表明个人意见的机会”。

同时,《食品安全基本法》还明确了为确保食品安全,食品质量安全相关政策措施的制定和监督管理应采用“风险分析”手段。

《食品卫生法》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由于日本国内粮食不足、流通混乱,造成质量低劣的食品大量涌入国内,严重威胁了日本国民健康。在此背景下,日本1947年颁布实施了《食品卫生法》。之后,该法伴随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以及国民对食品质量水平要求的不断提高,历经多次修改,不断完善。现行的《食品卫生法》是2003年5月30日修订实施的。

《食品卫生法》的立法目的在修订前后有着质的区别。修订之前,该法强调的是“为防止因饮食卫生引起危害的发生,促进公共卫生水平的提高”。而在修订之后,该法的立法目的修改为“为确保食品的安全,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出发,采取必要的规定和措施,防止因饮食卫生引起的危害的发生,确保国民健康”。由此可见,现行的《食品卫生法》的立法目的重点在于“确保国民健康”这一较高的目标,同时明确了为实现目标应采取“必要的规定和措施”的这一行政职责。

修订后的《食品卫生法》明确地规定了食品的成分规格、药物残留标准、食品的标识标准、有关食品生产设施标准、管理运营标准等标准设定的框架,同时明确了中央政府对进口食品的监督检查框架及各都道府县政府对国内食品生产、加工、流通、销售业者的设施监督检查的框架。该法还明确了对国内流通及进口食品质量监督管理的程序及处罚。

《药事法》

日本首次颁布实施《药事法》是在1960年,现行的《药事法》是经过第25次修改后于2008年4月1日起实施的。该法规定了动物医药品制造及进口的禁止事项、使用的禁止事项以及农林水产省应制定并实施的“水产养殖药物使用规定”等。现行的“日本水产养殖用药第21号通报”就是农林水产省基于该法制定的“水产养殖药物使用规定”。通报规定了不同养殖水产动物不同病害的适用药物及用法、用量和休药期,同时要求进行用药记录,记录内容应包括使用药物的名称、使用年月日、使用地点、养殖水产动物名称、药物用法用量、根据休药期可以出池时间等。

《饲料安全法》

《饲料安全法》于1953年颁布实施。现行《饲料安全法》是经第8次修改后于2007年4月1日起实施的。该法不仅规定了受法律约束的饲料种类,其中包括鱼、真鲷、银鲑、鲤鱼、鳗鱼、虹鳟、香鱼、牙鲆、河鲀、竹筴鱼、鲈鱼等养殖鱼类的饲料,还对一些具体的内容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如“生产、进口、销售饲料和饲料添加剂,应作相应的记录并保存8年”、“饲料使用者应记录使用时间、使用场所、施用对象、饲料名称、使用量、购买该饲料的时间及生产厂家的名称和地址”等。

《农林物质及质量标识标准化法》

日本的“JAS法”于1950年5月颁布实施。当时的日本还处于战后的混乱中,物质供应不足、冒牌产品横行,严重地危害着国民的健康。为确保农林物质的质量和买卖的公平化,日本出台了“JAS法”。后经14次修改,现行的“JAS法”是2007年3月修订实施的。该法的立法目的是“通过制定并普及公正、合理的农林物质标准,确保农林物质品质改良、买卖的公正化,生产和消费的合理化;同时通过对农林物质品质进行合理标识,以供消费者参考,从而促进公共福祉事业的进步”。

《兽医师法》

《兽医师法》于1949年6月颁布实施,后经10次修改,现行《兽医师法》是2007年12月26日实施的。该法规定“兽医师资格”由农林水产省认证,也就是说,只有在兽医专业毕业后,通过农林水产省组织的“兽医师国家考试”,并取得农林水产省的认证才能取得兽医师资格。

根据该法取得资格的“兽医师”分三大类,即:国家公务员兽医师(在农林水产省、厚生劳动省或检疫所等国家政府机构工作)、地方公务员兽医师(在都道府县政府、家畜保健所、畜产试验场、水产试验场等地方政府机构工作)和民间兽医师(在独立行政法人机构、研究机构、畜牧水产药物及饲料企业工作)。

《可持续养殖生产确保法》

伴随海洋资源状况的恶化,20世纪后期,日本渔业的发展打出了“从捕捞渔业向养殖渔业发展”的口号,但是由于不当养殖造成的鱼价低迷和高密度养殖带来的病害问题日趋严重,使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受到冲击。为了防止特定鱼病的蔓延,建立合理密度的养殖规范,日本政府于1999年5月颁布实施了《可持续养殖生产确保法》,从政府的角度对渔业协同组合和养殖业者自主实施的“因高密度养殖带来的养殖场环境恶化问题改善计划”进行规范。

《可持续养殖生产确保法》实施以来历经6次修改,现行的《可持续养殖生产确保法》是2005年4月修订实施的。该法的立法目的是:“采取促进渔业协同组合等对养殖渔场环境的改善和防止特定的养殖水产动植物传染性疾病蔓延的措施,确保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和水产品的稳定供给。”同时,该法还确定了“鱼类防疫员”和“鱼类防疫协力员”的义务和责任,确保从生产源头抓好水产品质量的监管工作。

日本有关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的制度

水产品的标识制度

《JAS法》规定,日本政府要求水产品的标识首先要遵守“JAS制度”,其内容包括两部分,一是“JAS规格”,即执行农林水产品的形状、尺寸、重量、包装等的标准。二是“品质标识标准”,水产品的“质量标识标准”分“生鲜水产品质量标识标准”和“加工水产品质量标识标准”。在“加工水产品质量标准”中,除了一般性水产加工品的标识标准外,还有针对海胆、干燥裙带菜、腌制裙带菜、削制干鱼片、蒸煮鱼类干制品、烤鳗、鱼肉肠等的专门标识标准。目前JAS商标有4种,即:一般JAS商标、特定JAS商标、有机JAS商标和生产信息公开商标。

另外,水产品的标识还应遵守基于《食品卫生法》的“消费期限、品味期限等”标示规定和基于《计量法》的“容量”标识规定等。

水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制度

参照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可追溯制度”的定义,日本农林水产省对水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制度的解释是:“通过水产品生产、加工和流通过程中特定的一个或多个环节,掌握水产品的移动路线,以便在出现水产品质量安全问题时,能够迅速确定问题对象并回收,能够迅速查明问题根源,能够确保水产品在流通各环节的质量安全。”

自2003年《食品卫生法》新修改以来,日本的水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制度与GAP、HACCP和ISO 22000食品安全管理国际标准等规定的实施有机结合,并得以不断完善。目前,日本已分别就贝类、养殖鱼类和紫菜制定了不同的质量安全可追溯操作规程。

食品中农药残留的肯定列表制度

2006年5月29日起,日本厚生劳动省根据新修订的《食品卫生法》的规定,实施了“食品中残留农药的肯定列表制度”,对700余种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的成分设定了允许残留限量标准,即“暂定标准”;对尚不能确定具体“暂定标准”的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成分,设定0.01ppm的“统一标准”。

肯定列表制度的“暂定标准”中涉及水产品的标准有777个,涉及药品达134种。同时,日本还利用其高端的检测技术,制定了与这些标准配套的分析检测的“多种药物快速分析法”,即:对多种残留项目进行一起分析。这一制度大大提高了国内外水产品进入日本市场的质量标准。

有关水产品质量的认证制度

1.国家认证。目前,应用于日本水产品质量安全领域的全国性认证主要有5类,其中有关产品的认证主要是基于《JAS法》的一般农林规格、有机农林规格和生产信息公开规格;有关体系的认证主要是ISO 22000和HACCP。

关于水产品质量的规格,是由农林水产省委托技术机构起草,经日本农业标准委员会审议,在农林水产大臣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后批准并发布实施的。日本关于水产品质量的标准是根据1999年国际“Codex委员会”通过的“关于食品生产、加工、标识和销售的标准”制定的。

认证的业务由农林水产省委托民间团体、企业或中介机构承担。

2.地方认证。为了创立地方品牌,各都道府县政府均有本地水产品质量安全的认证制度。比如静冈县为该县产鳗鱼制定了包括养殖环境管理、引进苗种管理、饲养管理、生产记录、药残检测、出池上市管理在内的生产管理和养殖场内部检查制度、内部进修制度、信息提供制度及消费者意见收集制度等标准,对符合标准的鳗鱼张贴“安全、安心———静冈县认证”标识。

地方认证的业务由各都道府县政府委托中介机构承担。

水产品质量安全“110”紧急报警制度

在日本,水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被视为与国民生命财产受到威胁同样紧急,并为此设立了“110”紧急报警制度,农林水产省、各都道府县政府和地方农政局都在机构内部设立了水产品质量安全“110”紧急报警热线,消费者遇到任何有关水产品质量安全的问题均可通过该紧急热线报警。

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制

在日本,有关水产品质量安全的诸法律构建起了以“风险评估”、“风险管理”和“风险信息沟通”为支撑,通过“风险分析”手段实施的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制。具体如下:

“风险评估”体系

根据2003年颁布实施的《食品安全基本法》,2003年7月1日日本在内阁府成立了食品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承担着水产品质量安全的“风险评价”任务,具体包括:对水产品安全实施检查和风险评估;根据风险评估结果,要求风险管理部门采取应对措施,并监督其实施;以委员会为核心,建立由相关政府机构、消费者、生产业者等广泛参与的风险信息沟通机制,对风险信息实行综合管理。

食品安全委员会由7名委员组成最高决策机构,委员经国会批准,由首相任命,任期3年;其下辖负责专项工作的检查评估专门调查会,由200名专门委员构成。专门调查会分为三个评估专家组:化学物质评估组、生物评估组、新食品评估组。分别指导农林水产省和厚生劳动省实施质量安全管理工作。

“风险管理”体系

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和农林水产省两大机构相互配合,根据食品安全委员会的“风险评估”结果,各有侧重地制定相关标准和相关措施,共同承担“风险管理”任务。

1.厚生劳动省的“风险管理”体系

厚省劳动省根据《食品卫生法》的要求,在省内设立了药品食品局。药品食品局下设食品安全部,食品安全部包括规划信息课、标准审查课和监督安全课,主要职责是:制定并组织实施对国内及进口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措施;制定并组织实施水产品中农药、饲料添加剂和养殖用药残留限量的肯定列表制度;组织应对水产品中重金属、二恶英等污染及食物中毒事件;对水产品生产设施实施HACCP认证及更新;制定并组织实施水产品包装容器等规格标准等。

厚生劳动省的行政方式包括以下几方面:

一是内设“药品食品卫生专家审议会”,接受内部各施政部门的技术咨询。

二是下设31个“食品卫生检疫所”,对水产品卫生状况进行监督检查。其中,横滨、神户2个检疫所分别内设“进口食品检疫检查中心”,成田机场、东京、名古屋、大阪、福岗和关西机场6个检疫所分别内设“检查课”,这下设的8个机构执行厚生劳动省制定的“对进口水产品残留物质监测计划”,专门负责对进口水产品中药物、添加剂的残留及卫生指标进行监督检查。

三是下设7个“地方厚生局”,开展水产设施HACCP制度的认证和监督管理工作,同时对水产业者遵守规格标准状况进行监督管理。

四是指导各都道府县、特别区的厚生劳动行政主管部门开展辖区内水产品质量安全监视指导计划的制定和实施、有关营业设施标准及监管运营准则的制定及实施、辖区内流通水产品质量安全状况的监督检查、经营许可证的认定及管理等业务。

各都道府县、保健所设置市、特别区厚生劳动行政主管部门再通过下设的 549个动物保健所对水产品养殖场进行病害防治及监督管理。日本还有78家备案检测机构,对水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和销售企业开展有偿检测服务。

各地保健所根据《食品卫生法》精神制定并实施“关于食品生产、加工、流通和销售业者记录及保存指南”。

五是对“食品卫生监督员”进行认证。目前,由厚生劳动省认证的“食品卫生监督员”有8200余人,分别在各检疫所、地方厚生局及动物保健所等机构任职,具体负责监督、指导和检查市场、商店及饮食店的水产品等的质量安全。

2.农林水产省的“风险管理”体系

农林水产省是《JAS法》、《饲料安全法》、《兽医师法》及《可持续养殖生产确保法》等有关法律的执法主体,内设消费安全局,局内又设消费安全政策课、规格课、畜牧水产安全管理课、水产安全室和动物卫生课等。消费安全局在水产品方面所承担的工作是:通过制定并实施水产品生产可追溯制度、水产品的“JAS制度”,对水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和消费各环节安全性监督管理;负责水产养殖投入品标准、规格的制定和监督管理;同时负责水产病害防疫及防治,水产养殖用饲料和药物使用指导等。

农林水产省的行政方式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在农林水产省内设立“食品安全危机管理小组”,该小组主要由消费安全局负责食品安全的官员组成,其主要职能是制定并指导实施重大食品安全事件对策。

二是下设8个地方农政局,分别负责辖区内跨县域水产品的JAS制度及生产可追溯制度的实施及监督管理。8个地方农政局再下设39个地方农政事务所,在地方农政局的指导下开展业务,并负责对养殖场、有关生产、加工、流通及销售企业的巡视检查。

三是指导各都道府县行政主管部门负责辖区内水产品的JAS制度及生产可追溯制度的实施及监督管理,辖区水产养殖环节饲料等投入品的使用监督,各都道府县还通过下设的水产试验场和家畜保健所指导水产养殖场规范用药和病害防治。

“风险信息沟通”体系

“风险信息沟通”是指在整个“风险分析”过程中,为“风险评估”者、“风险管理”者、生产·加工·流通·销售业者、消费者、研究学者等各有关方面提供信息和意见交流的平台。所有“风险分析”和“风险管理”的政策措施均要在广泛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制定并实施,以达到将因水产品质量不良给消费者健康带来的危害风险降至最低的目的。

“风险信息沟通”由食品安全委员会牵头,厚生劳动省和农林水产省配合共同实施。实施方式主要包括:一是通过问卷调查或设置消费者投诉、信访、意见窗口等方式收集并听取有关方面意见;二是召开法律法规及政策措施说明会、研讨会或根据课题内容召开由专家、消费者、业者、新闻媒体等分别参加的专题会议,广泛听取各方意见;三是在政府机构内部召开新技术、新成果说明会,以提高管理机构人员的综合素质和水平;四是进行实地调研,一方面调研国外经验,另一方面也调研国内在水产品质量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五是促进国际信息交流,以及时调整对进口水产品质量安全的监控措施。

民间机构的辅助作用

在日本,对于水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督管理,除了健全的法规、制度和完善的政府监管体系外,民间机构也发挥着积极作用。

作为社团法人,日本食品卫生协会成立于《食品卫生法》颁布实施第二年,至今已有60年的历史。该协会以《食品卫生法》的精神为宗指,在厚生劳动省的指导下主要开展以下业务:对“食品卫生指导员”进行认证,并指导他们开展对水产品经营者进行卫生知识指导,同时对消费者开展自我保护等宣传工作;针对水产品生产业者和消费者开展基于《食品卫生法》的规格、标准等的说明会,开展防止食物中毒事件发生知识普及和意识教育;实施食物中毒会员互助保险制度等其他保险制度;开展水产品质量检测等。

目前,日本食品卫生协会已在全国各都道府县及指定都市设立了59个分部,并下设约700个分所,拥有单位会员410个,个人会员130万余人。

农林水产消费安全技术中心

农林水产省授权农林水产消费安全技术中心的主要工作是协助实施食品安全的“风险管理”。该中心是2007年4月由原农林水产消费技术中心、肥料饲料检查所、农药检查所合并而成。主要业务包括:指导生产、销售、进口业者实施JAS制度,并进行监督管理;对JAS制度认证状况进行调研并将信息反馈农林水产省,为农林水产省修订JAS标准提供技术服务;开展有害物质分析;开展饲料安全性试验,制定分析标准,对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生产企业实施介入监督检查和技术指导;对农药试验设施进行资格初审等。

此外,大日本水产会内设质量安全管理部,在农林水产省的指导下,主要开展国内HACCP知识的普及、宣传、指导、认证和信息收集工作。

借鉴和启示

理顺监管体制强化执法力度

根据国家质检总局每年发布的《中国技术性贸易措施年度报告》,近年,在我国食品出口受阻案例中,水产品约占1/3,位居第一。

其实,目前在我国已经颁布实施的法律法规中,与水产品质量监管有关的也有多部,比如《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卫生法》、《动物防疫法》、《兽药管理条例》、《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等。从日本的经验不难看出,在法律法规确立之后,实施的关键就在于理顺管理体制,使政府职能部门尽快地根据法律赋予的权力义务承担起各自的职责,强化执法的力度,最大限度地发挥法律法规的作用。

完善法律法规完备配套制度

伴随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相关法律法规也应适时进行修订和完善。政府应重视各相关法律法规的执行状况,广泛收集各有关方面的意见,适时进行调整,以确保法律法规能够适应形势变化需要。日本对出台的每一部法律都有一套专家班子跟踪研究并及时向国会提出修改建议,比如1999年5月颁布实施的《可持续养殖生产确保法》至今已经历了6次修改。

另外,还应完备切实可行的配套制度。日本农林水产省为切实有效地执行法律赋予的食品安全“风险管理”的职责,制定实施了产品质量可追溯制度,该制度根据不同品种的特点,分别规定了不同的追溯操作规程。比如,仅养殖水产品,就分鱼类、贝类和紫菜等不同的追溯操作规程。

加快水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技术的研发

日本基于《食品卫生法》制定的“食品中残留农药的肯定列表制度”规定了134种药品在不同水产品中的777个残留限量“暂定标准”,并规定无“暂定标准”的药物残留量一律不得超过0.01ppm的“统一标准”。与这些标准配套的分析检测方法是“多种药物快速分析法”,即:对多种残留项目进行一起分析,大大节省了检测时间和费用。由此可见,检测检验技术是一个国家监管水产品质量的重要手段,开发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水产品检测技术和设备,尽快培养一支技术过硬能够与国际接轨的人才队伍十分重要。

加快水产品质量标准的国际化进程

日本《JAS法》规定,承认与日本水产品质量标准相同国家的认证。目前,得到日本承认认证的国家有:欧盟的15个国家、澳大利亚、美国、阿根廷、新西兰和瑞士。这些国家和日本一样,其水产品质量标准均是根据国际“Codex委员会”标准制定的。所谓标准国际化,实际上也就是世界各国认可的贸易行为中通用的规则,这种规则的制定有助于确保水产品进出口贸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发挥企事业单位和民间团体的作用

日本水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虽然政府管理起着很大的主导作用,但是民间组织和中介机构在制定相关标准、开展产品认证、检验检测以及宣传和信息收集等方面发挥的作用也不可忽视。当前,对于我国这样一个渔业大国,要推进我国水产品质量安全工作上新台阶,必须充分调动企事业单位和民间团体的作用,培育发展水产品安全中介机构,促进政府调控、全民配合的良性互动。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发布于渔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的水产品与渔药质量质量安全管理体制,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