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抗灾,政府养猪调控下

今年生猪价格不断上涨,让从事生猪养殖的企业大赚了一笔。

生猪养殖在我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生产项目,随着生猪养殖的规模化发展,渐渐涌现出一些综合实力比较强的大公司,比如像湖南的大康牧业。这些大公司给这个传统的养殖行业,注入了新的生命力。但是由于产业自身的原因,仍然有不少困局在困扰的人们。

说起今年上半年最“疯狂”的,猪肉价格绝对算其中的一个。借用时下热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让猪肉价格“飞”。从四月份以来,猪肉价格一路上扬,即便是到了夏天,传统的销售淡季,猪肉的价格依然上涨。猪肉价格的上涨让一些生猪养殖企业得到真金白银的好处,湖南省龙头企业——大康牧业,就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中坦言:2011 年上半年,国内猪肉价格一路走高,生猪出栏价格持续上涨,导致公司净利润增长幅度较大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 30%-40%。

随着年报披露渐入高峰期,越来越多的新三板公司公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或业绩快报,其中包括部分养殖企业。证券时报记者统计发现,多家已披露业绩的养殖企业2017年业绩出现下滑,其中养...

作为湖南省一家主营业务为种猪、仔猪、育肥猪以及饲料的生产销售等的上市公司,大康牧业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里这样说:2011年上半年,国内猪肉价格一路走高,生猪出栏价格持续上涨,导致公司净利润增长幅度较大,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 30%-40%。

那么有哪些行业困局呢?

由于猪肉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猪肉的价格一次次刺痛了人们的神经。不仅如此,猪肉价格的上涨,还推高了CPI,也就是消费者物价指数的上涨,通货膨胀压力进一步加大。

随着年报披露渐入高峰期,越来越多的新三板公司公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或业绩快报,其中包括部分养殖企业。证券时报记者统计发现,多家已披露业绩的养殖企业2017年业绩出现下滑,其中养鸡类、养猪类企业下滑最为明显。

现在看来,大康牧业顺风顺水,赚的是盆满钵溢。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生猪养殖利润偏低。目前猪价较高,一头100公斤生猪的销售收入大概在2000元左右,养猪成本大概1200多元,利润为800元左右,这样看还是相当可观的。可是在今年的三月份左右,一头100公斤生猪的销售收入大概在1200元左右,而养猪成本也是1200多元,利润率为零。这还不计算人工和资金的时间成本。自从07年猪肉暴涨暴跌以来,生猪的养殖利润就一直处于低位。

对于这种情况,国务院召开会议,制定措施,以应对目前的状况。会议确定,今年中央支持大型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和小区建设的投资恢复至25亿元,并对养殖户按每头能繁母猪1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同时还加强了生猪公共防疫体系建设,强化了信贷和保险支持。

禽流感影响再现

生猪市场的价格波动很大,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早在2007年,那时候猪肉价格大涨,结果政府出台了调控政策,对生猪养殖业进行补贴,一时间,各种游资也纷纷进入生猪养殖业。很快,生猪存栏量大大增加,供大于求,猪肉价格也应声而落。但是猪肉价格落下去之后,就一直没有上来,到了2009年5月份,猪肉价格跌到了自2006年11份以来的最低价位。养猪户损失惨重,就连大康牧业这样的大公司,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尽管到了后来,猪肉价格有些回升,但还是很大的打击了生猪养殖的信心。

其次,市场供求关系的失衡,必然导致商品价格发生震荡,生猪市场也不例外。本轮涨价,先是从饲料原料价格上涨开始的,就拿玉米来说,有些地区的玉米价格已达到2300元/吨。所以生猪的价格容易受到相关产业价格波动的影响。

还是以大康牧业为例,有了政府的积极扶持,公司发展信心大增,明确提出,力保40万头生猪屠宰项目三季度投产,实现从传统的农业养殖企业向工业加工企业的转型。

数据显示,目前新三板共有养鸡类企业10家、养猪类企业24家。截至3月30日,已有6家养鸡企业、9家养猪企业发布了业绩快报或年度报告。

分析这次猪肉涨价的原因,除了供小于求之外,还由于去年出现了蓝耳病疫情,使得很多养殖区域受到巨大损失。因此,疫情的易爆发性,也影响到了生猪养殖业的重要因素。

最后,行业的分配不均。当生猪价格偏低时,其它上游产业也会受到影响,有媒体报道,饲料企业面对饲料原料价格不断上涨,饲料企业已开始进入微利时代。同样的情况还有兽药企业,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饲养户透露,因为猪价涨上不去,像他这样缺乏流动资金、欠规模的猪场已在减少兽药的使用,从而降低饲养成本。与此相反的是,生猪的流通和屠宰的环节却有着巨大的利润空间。

可以说,政府的调控,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既保护了生猪饲养积极性、促进生产,又避免了猪肉价格过快上涨、过多增加消费者生活支出。那么是不是调控政策一出台,猪肉价格就会应声而落呢?市场对猪肉的价格会看跌吗?

在披露业绩数据的养鸡企业中,下滑幅度最大的是晓鸣农牧。该公司主要从事种鸡、商品蛋鸡、育成鸡养殖等,2016年实现净利润7250万元。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7年亏损1481万元,这是晓鸣农牧2013年以来首次亏损。

要想在市场波动下,保证自己的企业不受或者少受损失,就必须求新求变。大康牧业在应对价格波动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收到了不错的效果。非常值得其他企业借鉴。

于是如何突破行业困局,成为了摆在生猪养殖企业的首要任务。

这次调控让我们似曾相识,对了,在2007年,国家也曾做过类似的调控。2007年,猪肉价格持续上涨,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国家出台措施,进行调控。值得关注的是,2007年的宏观调控在控制了猪肉价格快速上涨势头的同时,也为2009~2010年的猪价暴跌埋下了伏笔。

主要从事鸡蛋产销、鸡苗孵化的圣迪乐村情况也类似,2017年营业收入为8亿元,同比增长8.58%,净利润1127万元,同比下降76.5%。2017年9月,圣迪乐村的主办券商国金证券,针对公司业绩下滑进行了风险提示。圣迪乐村和晓鸣农牧分别于2015年12月、2016年1月开始接受上市辅导,目前圣迪乐村已经终止了IPO审查,而晓鸣农牧辅导2年后尚未开始IPO排队。

首先,大康牧业采用了公司+基地+养殖大户+农户的经营模式,在保证了生产规模的同时,还能从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如果单纯的依靠自己的力量,扩大养殖规模,不但需要占用大量的资金,而且一旦发生猪价暴涨暴跌的情况,公司将会损失惨重。发动起附近的群众散养户,利用公司的资金和技术优势,采用结盟的方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大康牧业对于行业困局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通过创新,施行了多种措施,来突破行业困局。

当时的调控政策虽然吸引养殖户加大补栏量,但更吸引了国际国内的游资进军养猪业,一年多后,生猪出栏量大增,市场供大于求,导致了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猪价都在低位徘徊,养殖户损失惨重,大量退出了养殖行业。 即便是像大康牧业这样的大公司,在上次猪肉价格的剧烈波动中也未能幸免。2009年5月,生猪价格到达了自2006年以来的最低点,公司利润大幅下降,发展受限。

其余养鸡企业中,荣达禽业因净利润同比下降46%,湘佳牧业、格润牧业同比实现小幅增长。此外,目前部分企业虽然暂未公布业绩,但从2017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容乐观。如主要从事黄羽肉鸡养殖的春茂股份,2017年上半年亏损超过9000万元。

其次,大康牧业延长产业链条,不依靠单纯的生猪养殖方式。最近大康牧业斥巨资建造40万头肉食品屠宰加工厂,该项目将在2011年下半年正式投产。使公司在满足本地市场的同时,销往长沙、重庆、广州、深圳等大中型城市,进而把大康牧业变成集饲料生产,生猪生产,肉食品加工的一条龙企业。

首先,大康牧业扩大养殖规模,来抵消利润偏低的困局。大康牧业并不是单纯的靠自己投入大量资金来扩大养殖规模,而是采用“公司+基地+养殖大户+农户”的经营模式,同一些养殖散户结成联盟,通过自己公司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来达到扩大规模的目的。

前车之鉴,不得不使得政府在调控时慎之又慎,陷入两难的境地。为此,这次的调控,跟上次相比很多不同,减少了补贴数额,避免更多的游资进行炒作,同时,坚持以市场为导向,防止猪肉价格暴涨暴跌。

2017年养鸡企业业绩出现大幅下滑,主要有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禽流感等疫病,二是市场行情波动。目前我国养鸡企业多集中于单一环节,容易受到疫病、市场情况等因素的影响,出现突发性或周期性波动。疫病一直是养鸡企业的头号风险,在新三板企业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几乎都把疫病作为首要风险因素。主要从事肉鸡养殖等业务的大地牧业董事会秘书李建军告诉记者,对于养鸡企业来说,疫情风险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企业自身在养殖过程中的疫情,另一种是养殖行业爆发规模较大的疫病,“养鸡行业发生恶性疾病的概率是比较大的,带来的影响往往也很大。”

对于产品质量,大康牧业从来都是非常重视的。无论从种猪繁育,还是饲料喂养,疾病防疫方面,都狠下功夫。不仅如此,为了提高自身品牌,增强竞争力,大康牧业积极倡导猪肉产品溯源,以便让大家能吃上更安全的、更优质的猪肉。

其次,大康牧业创立自己的饲料品牌,可以部分抵消由于饲料原料价格上涨给公司带来的压力。同时公司采用自繁自养的方式,在种猪和仔猪方面,也具有一定的优势。除此之外,大康牧业还积极研究市场,避免盲目性。

由此看来,本次调控之后,市场对于猪肉的价格会有一个理性的反应,不会一路看低。

市场方面,2017年上半年,因养殖量过大,肉鸡价格持续下滑,又因为禽流感疫情一蹶不振。同时,上半年鸡蛋价格出现大幅下降,甚至一度出现近10年来最低点,导致大量企业及养殖户亏损。圣迪乐村表示,2017年上半年蛋鸡行业因供需严重失衡、H7N9 禽流感等事件的影响出现巨幅波动,普通蛋、淘汰鸡价格断崖式下跌,又因产能扩充,普通蛋销量较大幅度增长等因素导致亏损。上市公司温氏股份业绩快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活禽产品市场行情持续低迷,养鸡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商品肉鸡销售价格同比下降30.19%,温氏股份2017年净利润为67.7亿元,同比下降42.58%。

上面的措施,让大康牧业增强了企业的竞争力,提高了品牌的认知度。一旦发生猪肉价格剧烈波动时,可以依靠自身消化吸收,不至于损失过大。其他的生猪养殖企业,不能被动的靠政府的调控,要积极求新求变,才能在获得更大的效益。

最后,大康牧业拉长产业链,向下游行业拓展。最近大康牧业斥巨资建造40万头肉食品屠宰加工厂,该项目将在2011年下半年正式投产。使公司在满足本地市场的同时,销往长沙、重庆、广州、深圳等大中型城市,进而把大康牧业变成集饲料生产,生猪生产,肉食品加工的一条龙企业。从而在行业分配中,占据主导位置,避免利润为流通和屠宰环节蚕食。

养猪企业集体下滑

大康牧业的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行业困局。因此,大康牧业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就迅速的发展壮大了起来。

与养鸡企业类似,新三板养猪企业2017年业绩也出现明显下滑。目前公布业绩的9家企业中,除振兴生态、北旺农牧外,其余7家企业的业绩几乎都出现了40%以上的下滑。

如主要从事种猪繁殖、生猪养殖的东进农牧,2017年营业收入达5.83亿元,同比下降27%;净利润4688万元,同比下降47.5%。主要从事种猪繁育、饲养、销售的荣昌育种,2017年净利润89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60.8%。广安生物、金旭农发、天合牧科等业绩下滑幅度也超过40%。

养猪企业业绩下滑,主要因素是“猪周期”影响。据广安生物董事会秘书廖晖介绍,我国生猪养殖行业具有明显的周期性,“猪周期”的主要表现为,猪肉价格上涨时养殖户会增加养殖量,一段时间后市场生猪存栏量过剩,生猪价格因此出现下滑,如此循环往复。每个“猪周期”约为3-4年,期间会经历一次完整的价格上涨再下跌趋势,而2017年又处于新一轮“猪周期”的下跌通道中。

2016年国内生猪市场行情较好,生猪价格长期处于高位运行,不少生猪养殖企业的盈利都达到较高水平。当2017年生猪市场价格下滑,养猪企业的业绩也显着下跌。如天合牧科业绩快报显示,因2017年全国猪肉市场行情,尤其是销售价格相比2016年显着下降,公司销售单价同比下降超过19%,导致其母公司营业收入同比急剧下降。2017年其营业收入微增0.77%,净利润2350万元,同比大幅下滑49.4%。

为了降低“猪周期”带来的影响,早在2012年,多个国家部委出台了《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提出要引导市场预期,调节市场供求,促进生产稳定,防止价格出现大幅波动等。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国内猪肉消费量巨大,生猪养殖规模庞大,且农户散养十分普遍,调控虽然能起到一定作用,但目前还无法消除其影响,未来一段时间,“猪周期”依然还会出现。

主动应对行业波动

从新三板养殖企业历年的业绩情况来看,暴涨暴跌几乎就是行业的“常态”。为了降低市场波动给业绩带来的影响,近年来有部分企业主动采取了措施,且取得了一定成效。

湘佳牧业2017年营业收入11.54亿元,同比增长5.25%;净利润5947万元,同比增长13.9%。在行业明显下滑的背景下,湘佳牧业却实现了增长。3月26日湘佳牧业公告称与民生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湘佳牧业能够逆势增长,主要得益于其冰鲜销售业务。年报显示,为了应对活禽养殖行业周期性的波动,公司很早就开始布局活禽屠宰和冰鲜销售业务,2017年,生鲜禽肉的销售额已经占到公司总收入的55.94%。随着冰鲜销售业务的增长,公司业绩受活禽市场消费低迷的影响也越来越小。

在养猪企业中,广安生物的“料猪联动”模式也取得了良好效果。据廖晖介绍,公司最初是以饲料业务为主,此后开始进入生猪养殖领域,并在经营中逐渐探索出一条“料猪联动”模式。饲料成本是生猪养殖的主要成本,“当生猪价格上涨,公司生猪养殖将实现盈利;生猪价格下跌时,由于饲料自给,亏损幅度较小,且饲料业务能够盈利。”廖晖告诉记者,通过“料猪联动”模式,公司受“猪周期”价格波动的影响相对较小。

此外,向高端品种延伸,或向产业链下游延伸,也被视为养殖企业抵御风险的重要方式。如格润牧业2017年实现净利润3528万元,同比增长13.7%。格润牧业表示,随着我国人均收入的提升,市场对高品质鸡蛋的需求也逐渐上升,公司生产高品质鸡蛋代替市场上的无品牌、无生产标准的普通鸡蛋,以实现盈利。

从事生猪养殖、屠宰分割的北旺农牧,2017年净利润4230万元,同比增长41%。据业内人士介绍,生猪价格下跌,猪肉市场价格降幅不会很明显,因此下游屠宰等企业受到的影响要小得多,北旺农牧就得益于生猪采购价格下降,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的增长。

在李建军看来,目前每年春季禽流感疫情已经常态化发生,对消费者心理及市场价格的影响有限。“对市场价格影响最大的因素,还是产量。”李建军告诉记者,大地牧业采取的措施是,及时监控市场并做好生产调整,同时提前与客户签订销售合同,锁定销售价格,降低市场波动风险。

廖晖也表示,虽然“猪周期”短期内无法消除,但随着国家调控的方式不断优化,未来生猪期货等辅助,“猪周期”对企业的影响也会减弱。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发布于养殖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转型抗灾,政府养猪调控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