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疆的,一生至诚献

他,从16岁那年迈进金华农校学习畜牧兽医专业开始,至今已在兽医岗位工作了近60年,凭借刻苦钻研的精神,从一名中专生成长为全国兽医界的领军人物;他创办的县级民营科研机构,不仅成为全国众多科研院所的合作伙伴,而且在全国73名世界禽病学会会员中占了5席,禽病诊疗与防治的科研成果数次参加国际交流;他和他的团队,以农民的难题作为研究的课题,一项看似不起眼的禽病诊疗技术,却为农民累计挽回经济损失近30亿元。他,就是全国劳动模范、余姚市禽病防治研究所创始人、董事长任祖伊。 持之以恒,爱岗敬业,一生干好一件事情 1951年,任祖伊初中毕业后被保送进中专,任祖伊家世代务农,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他跳出农门,但出生农村的任祖伊却对农业有浓厚的兴趣,因此他瞒着父母在志愿表上填报了金华农校。当时,他最感兴趣的是农业机械或园艺专业,但直到报到的那天才发现,他们这一届只开设了畜牧兽医专业。畜牧兽医,成天跟猪、牛、鸡等动物打交道,能有什么出息?他一时有点失望,但当他看到老师带着他们深入农村,为养殖户治好禽畜病后,农民感激的神情时,任祖伊认识到,兽医行业也十分重要,只要认真钻研,从事畜牧兽医业也能体现人生的价值,何况,自己出生农村,理应为农民服务。于是他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学好真本领,真心为农民。他把这次出诊经历写成了《第一次出诊》的文章,很快在上海《青年报》上发表了,这更坚定了他的信心。 1954年,任祖伊以优异的成绩从金华农校毕业后,被省人事厅、商业厅统一分配到余姚食品公司工作,单位领导看他是公司第一个畜牧兽医专业毕业的中专生,马上分配他到生猪仓库工作。刚开始工作时,任祖伊虽算是吃“国家米饭”的,但实际上他的工作地点却在猪舍,住的是茅草棚,睡的是竹榻床,脚下是烂泥地,成天跟臭哄哄的猪群挤在一起,有时熏得头昏脑涨,连饭也吃不下。一次,公司领导派他押送一批菜牛去上海,当时从余姚乘火车到上海要整整一天,何况他和牛乘的是货车,速度更慢,任祖伊和牛群挤在一起,呼吸着牛的骚臭气,到第二天凌晨才到上海火车站,当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饼干想吃时,才发现饼干由于吸进了牛呼出来的潮气和臭气已变成一团糊,气味简直像牛粪,没办法,他闭着眼睛咽下去了。条件虽然十分艰苦,但他没有打退堂鼓,仍然坚持在兽医这个岗位,他的表现赢得了组织的信任,他很快加入了共青团,并担任了公司团支部书记,1956年,他还光荣地当选为浙江省先进生产者。 上世纪80年代后,他又带头参加了中央农广校和中国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的函授学习,结合实际发表了多篇高质量的论文,获得了高级兽医师和农技推广研究员职称,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成就受到组织肯定,1985年,余姚市委一位领导与他谈话,打算叫他到余姚市科委担任领导职务,这在许多人看来是梦寐以求的好事,但任祖伊经过认真思考,却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他对领导说,为党作贡献不一定要在领导岗位上,我想脚踏实地干专业,一生干好一件事。就这样,他在畜牧兽医岗位上一干就是60年,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工作没有贵贱之分,只要热爱,就能不凡。农民兄弟的褒奖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任祖伊说。 言传身教,甘为人梯,精心打造一个团队 2007年7月,张炜阳从金华农校畜牧兽医专业毕业后慕名来到余姚市禽防所工作,第一次为一头怀孕的母羊做剖腹产手术时,打开羊肚后却束手无策了,任祖伊马上手把手指点他,小羊羔终于呱呱坠地了。“通过任老师耐心的传、帮、带,我们学到了大学学不到的知识和本领。”张炜阳发自内心地说。如今,小张已是所里的骨干,一些疑难杂症能手到病除。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只有充分发挥团队作用,才能形成强大合力。”这是任祖伊的切身体会。民营科技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来自人才队伍,他始终把团队建设当作抢占发展制高点的关键环节,舍得花大本钱、大力气,员工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到了所里就是一家人,都有进修、深造和进步的机会。除了提供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外,他还为员工创造了良好的上升空间,副所长刘鸿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科研成果,却因为学历不高评不上高级职称,所里唯真才实学是举,破格聘请他为高级畜牧兽医师,工资、福利等待遇全部到位。“这在其他单位里是想都不敢想的。”刘鸿说。 在他的带领下,余姚市禽防所27名职工中,有24名是骨干,其中世界禽病学会会员5人,具高级职称科研人员5人,专业技术人员19人,中共党员18人,科技人员占80%。过硬的专业技术队伍,成为创业创新的主要力量。除了任祖伊同志拥有全国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等一大串荣誉外,陆新浩、刘鸿、朱梦代等一批中青年骨干都已拥有高级职称,在全国畜牧兽医界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这也是一家县级民营科技企业能够走出长三角、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奥秘”所在。 勇于开拓,创业创新,全力打磨一流技术 创业创新是企业发展的生命和活力。1989年,就在余姚市食品公司的物料仓库里,他开办了宁波市首家家禽医院,为社会提供家禽疫病的诊疗业务,并不断创新诊疗技术,研制中药制剂和多种卵黄免疫抗体,短短几年时间,以他为首的家禽医院在全省乃至全国兽医行业、学术界,尤其是在广大养殖户心目中有了较大的影响。 近年来,随着畜禽产业的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传统的针对单一疫病的防治技术显然已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在现实面前,他作出了加快创新的选择。一方面,建立了实验室,引进专业人才,应用生物分子技术等先进技术,对畜禽疫病进行病因分析、综合治疗,并围绕临床难题进行分析研究,抢占畜禽疫病防治的前沿阵地。另一方面,与规模养殖场合作,通过培育SPF鸡场、种鸡场、生产非免疫蛋的鸡场等,指导养殖户用国际先进的方法进行检测,开展预防与净化,使禽流感、白血病等畜禽传染性疫病未在余姚发生。 因此,近年来他不仅先后主持和完成了17项国内实用型科研课题,荣获36项宁波市级以上奖励,并且把科研与实践相结合,先后研制出了24种兽药、卵黄免疫抗体、血清制剂等产品,为广大养殖户带来了福音。在全国畜牧兽医领域,以他为首的创新团队无疑是领跑者。去年底,国家农业部畜牧兽医局一位领导在考察余姚市禽防所时,感慨地说,你们的科研成果超过了部分国家级科研机构,这样的县级科研机构全国找不出第二家。就是这样,他一步一个脚印,依靠一项又一项最新科研成果和全心全意为养殖户服务的精神,使以他为首的禽防所一步步走向了辉煌。 情系兽医,赤诚为民,赢得社会一片赞声 要使禽畜病防治技术真正成为畜禽产业发展的坚强后盾,在加强科技研究、尽快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同时,还要有一切为养殖户着想的服务理念。任祖伊始终把为养殖户服务作为己任。有一次,余姚五夫养殖户吴秀珍家养的1.2万多只鸭发了病,一天时间就死了300多只,任祖伊接到求助电话后,不顾年事已高,马上带着助手赶到五夫,立即解剖死鸭,发现鸭患有三种传染病,非常严重,他顾不上吃饭,马上和助手一起为病鸭注射疫苗,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他三次上门观察鸭群情况,一直到鸭群好转了,他的心才放下,养鸭户热泪感动。又如,2001年夏天,余姚舜丰畜禽养殖有限公司价值100多万元的2万多只蛋鸡突然发病了,一夜之间死掉了1000多只,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养殖场将遭受灭顶之灾。正在扬州大学洽谈科研业务的任祖伊接到养鸡户的求救电话后,连夜赶回余姚,带领几位骨干来到了老毛的养殖场,一检查,发现情况非常严重,这是一种当地从未发现过、正在国外流行的疫病,好在他对此病已有所了解,一面对养殖场地面、空气、饮水、薄膜等进行全面消毒,做好鸡群隔离工作;一面派副所长刘鸿到广州购买药物、副所长陆新浩到哈尔滨化验病鸡,并连夜研制疫苗。这段时间,任祖伊吃住在养殖场,饿了,吃一只自己带来的包子,渴了,喝一口自己带来的矿泉水,由于一连几夜都没有睡觉,壮实的任祖伊一下轻了10几斤。就这样,经过20几个日夜的奋战,蛋鸡的疫情终于得到了控制,大部分蛋鸡又恢复产蛋了,任祖伊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家,一口气睡了2天2夜。 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据不完全统计,从1989年至今,以他为首的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共为省内外养殖场户开展禽畜病门诊30万余次,计8.9亿羽得到有效防治,有效防治率达96%以上,共为养殖户挽回经济损失28亿元以上,在社会上赢得广泛的赞誉。 他把毕生经历奉献于兽医事业,并作出了特殊贡献,先后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和学术会上发表论文140余篇,出版发行《禽病防治500问》、《禽病类症鉴别诊断彩色图谱》等专着11本。他和他的团队还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农业科技推广先进单位”、“全国模范职工小家”等5个国家级荣誉称号。2006年7月,成立了任祖伊同志先进事迹陈列室,随后被命名为“余姚市关工委青少年德育基地”和“宁波市关心下一代校外教育阵地”,并被表彰为“余姚市‘十佳’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供各地参观学习。近年来,到该德育基地参观学习的青少年学生、教师、共青团员、共产党员和干部职工615批,共2.8万人次。参观后,大家一致认为,任祖伊几十年如一日,敬业奉献,一生为农,德才双馨,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是当前开展创先争优和“三思三创”教育活动活生生的教材。

五十年如一日敬业昨天,在即将落成的“宁波市禽病诊疗研究中心”前,任祖伊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见到记者,他感慨地说:“来余姚的时候才19岁,现在已是69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1954年9月3日,家住东阳横店的任祖伊从金华农校毕业分配到余姚食品公司从事畜禽疾病防治工作,前25年家畜,后25年家禽,与猪、牛、羊、鸡、鸭、鹅等畜禽打交道,又脏又累,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1980年开始,任祖伊相继完成了“家禽病毒免疫制剂的研究”等12项禽病防治科研课题,先后获得部、省、市29次科技进步奖励。他的科研成果惠及全国农民,覆盖面已达1480余个县市,为广大养殖户挽回经济损失20多亿元。其中防治鸭浆膜炎特效药“三包病治疗剂”产业化项目被列入国家级星火计划。同时他还撰写了9本共100多万字的实用科技书籍、120余篇科普文章和40余篇专业论文,其中《禽病防治500问》一书成为全国基层兽医必备工具书。1994年至2003年,他先后4次出席世界禽病大会。2001年5月26日,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播出了《禽病专家任祖伊》专题记录片。 家禽有病去找老任家禽有病,去找老任。浙东一带的养禽户几乎都知道任祖伊。1989年,任祖伊亲手组建了禽防所并担任所长,这样专业的禽畜病研究所当时在全省还是第一家。2003年初,禽防所改制为隶属市农林部门归口管理的民营科研机构,虽然单位的性质变了,但为农提供优质服务的宗旨没有变。 西北街道养殖大户毛济敖这样说:“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我就与任老师打上了交道,养的种鸡发生好几次疫情,都是他赶来手把手指导才起死回生的。周边地区一发生新疫情,任老师就会打电话叮嘱我们,有几次还送药上门。” 今年54岁的张忠传已与任祖伊共事10年,他激动地对记者说:“任老师严格要求自己和员工并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用实际行动感化大家。去年冬天,大家正在吃饭,一位养鸡户来了,看到这位农民远道而来,任老师立即放下饭碗,给养鸡户倒了杯热茶。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影响很大,从任老师的一言一行中大家深深体会到了他对农民朋友的关心和热心。”走进禽防所,“一张笑脸相迎、一条凳子让座、一杯茶水相待、一腔热情服务、一张名片留赠、一声叫好相送”,农民们感觉就像到了家一样。 为农服务永无止境“科技为农争魁首,为民甘做孺子牛。”这是任祖伊的座右铭。面对已取得的巨大成就,今年69岁的任祖伊仍不满足:“我虽年近古稀,但还要继续努力,始终做到与时俱进。”为此,禽防所在去年引进了高级诊断仪器,并创造出了疫苗注射后两小时快速诊断法。今年5月份,该所又与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病毒研究所协作,共同研究进一步有效防治家禽多种病毒性传染病课题。该所在把员工分批送到大专院校深造或进行学术交流以增长见识和才干的同时,前不久还引进了6名专业对口的大学生。 在连续几年的余姚市、宁波市人代会上,任祖伊都围绕禽病防治撰写议案,其中建立“宁波市禽病诊疗研究中心”的设想目前已经变成现实,一个现代化的门诊服务中心———“宁波市禽病诊疗研究中心”已经建成,不久将开始对外服务。在新的诊疗中心即将启用之际,任祖伊又主动提出为广大养殖户提供5项承诺服务,即快速诊断技术服务、免疫检测并建立健康档案、供应安全有效无公害兽药、抗菌药物药敏试验、病禽剖检技术咨询和上门服务。 图为任祖伊正在为养禽户讲解禽病防治技术。

他,投身兽医事业60年,从一名普通兽医成长为全国兽医界的领军人物;创办县级民营科研机构,累计为农民创造和挽回经济损失近30亿元。 他,1989年以来先后被评为全国劳模、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1993年当选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1996年被农业部晋升为“农技推广研究员”,2006年被科技部授予全国科技先进工作者…… 他就是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所长任祖伊。让长三角一带农户牢牢记住这位专家的,并非只是他耀眼的荣誉,更是他一生专注于禽防事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老黄牛”精神。 一生只为做好一件事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 任祖伊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九牛图”,画旁有他自题的一幅字:“爱牛学牛为民之牛,为农助农服务于农。” “一个人的事业,是在他不勤奋时失去的。”60年来,任祖伊一直用这句话时刻提醒自己。在他的办公室和家里,摆放了各种形态各异的牛。他说,愿为农民做一辈子“老黄牛”。 1954年,任祖伊从金华农校毕业被分配到余姚食品公司工作时,工作地点就在猪舍,住的是茅草棚,睡的是竹榻床,脚下是烂泥地,成天跟臭哄哄的猪群挤在一起,有时熏得头昏脑涨,连饭也吃不下。一次,公司领导派他押送一批菜牛去上海,当时从余姚乘火车到上海要整整一天,何况他和牛乘的是货车,速度更慢。任祖伊和牛群挤在一起,呼吸着牛的骚臭气,到第二天凌晨才到上海火车站,当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饼干想吃时,才发现饼干由于吸进了牛呼出来的潮气和臭气已变成一团糊,气味简直像牛粪,他只好闭着眼睛咽下去。 条件虽然十分艰苦,但任祖伊没有打退堂鼓,仍然坚守在兽医这个岗位上,因为他知道农民兄弟需要他。 1989年,任祖伊成立了省内第一家“家禽医院”,全方位改进了门诊服务方式。一年365天,门诊提供全天候服务;所有的技术人员公开服务电话,让农户能随时联系;公开兽药与用品价格,公开出诊优质标准……这在农民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门诊服务应接不暇。夜间,任祖伊也经常接到农户的求诊电话。 春季是禽病的高发季节。前不久,余姚朗哉公司培育的500只羽雀土鸡突然发病,死亡过半,公司金经理带着4只病死的鸡前来求教。刚准备下班的任祖伊二话不说便穿上白大褂,和值班医生一起,对病死鸡进行仔细的病理解剖检查。初步断定鸡是中毒死亡之后,隔天一大早,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便带着助手前往农场施救。 频繁奔走在各地农户的养殖场之间,成了任祖伊从医近60年的生活常态。 “老任这个人,对养禽户比对我还好!”妻子周玉凤经常开任祖伊的玩笑。她说,自从老任把家里的电话公开后,农户经常打电话到家里。有时候,农户还会带着死鸡、死鸭找到家里,每次老任都让安排农户吃饭,而他自己则独自跑到阳台解剖送来的鸡鸭。 日前,我们探访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时,一位专程从苏州赶来的农户正在门诊部询问鸭传染性浆膜炎的治疗方法。“长三角一带的养殖户,有谁不知道任老师,他是禽病的克星!”提到任祖伊,这位老农竖起了大拇指。 “一生只为做好一件事,足矣。”提到往事,任祖伊总是一笑置之:“我从没想过退休,党送我去当兽医,农民又需要禽畜病防治,一辈子能坚持做一件党需要的、对人民有利的事,人生就有了价值。” 以农民难题为研究课题 1999年,世界禽病学会美国禽病学会副会长、美国阿肯色州立大学教授凯利斯博士实地考察后感慨道:“余姚这个小城市居然有一流的禽畜病防治研究中心,还出了许多科研成果,这个团队真了不起!” 一家县级市的民营禽病诊所,为何频频得到世界一流禽病专家的青睐? 上世纪90年代,家禽出血性综合征因国内没有针对性良药,一度被称为家禽“第一杀手”。 为尽快替养殖户排忧解难,任祖伊带领数名技术人员,专门成立了家禽出血性综合征防治研究技术课题组,实行科技攻关。经多次试验,一种经多次提炼后制成的生物免疫抗体终于在禽防所问世。这种家禽免疫抗体研制成功后仅一年,就在省内紧急防治发病家禽230多万羽,治愈率在90%以上,为农户挽回经济损失2350多万元。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任祖伊先后主持和完成了17项科研课题,并研制出了24种兽药、卵黄抗体、血清制剂等产品,累计为农民创造和挽回经济损失近30亿元。 由于任祖伊在禽病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1993年至2009年,他多次被邀请出席国际禽病大会,他的多篇论文得到了世界各地专家的认可。与此同时,禽防所接收的大量病源信息成为全国禽畜病的风向标,相关单位也在此设立了疫情测报站,了解最新疫情动向。 “禽郎中”声名远扬,一批专注禽防事业的年轻人开始奔向余姚。这几年,余姚市禽防所引进了浙江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的不少高材生,团队成员从最初的10多个发展到了27个。 如今,这个小小的民营禽病诊所,除了所长任祖伊拥有全国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等一连串荣誉外,竟有5人是世界禽病学会会员,在全国畜牧兽医界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这也是一家县级民营科技企业能够走出长三角、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奥秘”所在。 据不完全统计,1989年至今,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共为省内及长三角一带养殖场户开展禽畜病门诊30万余次,计8.9亿羽得到有效防治,有效防治率96%以上,共为养殖户挽回经济损失30亿元以上,在社会上赢得广泛的赞誉。 帮助他人是最大的快乐 梁弄镇贺溪村章士达家里挂满了任祖伊的各种照片。他说,“没有任老师,就没有现在的我,任老师是我们家的恩人。” 3年前,梁弄镇贺溪村的章士达欢天喜地盖起了漂亮的小楼房,在他家里的客厅中,挂着任祖伊的各种照片。“没有任老师,就没有现在的我,他是我们家的恩人。” 章士达是烈士家属,家中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子女。20多年前,他通过养殖土鸡认识了任祖伊。那时候,除了村里的一间破土房,他几乎一无所有。 2007年,生活并不宽裕的章士达一家出了车祸,被送入余姚人民医院进行急救。“当时,除了任老师,我不知道该向谁求助。”说起此事,章士达有些哽咽。正在宁波开会的任祖伊得知消息后,马上赶回余姚,不仅帮忙联系医生,还先后为他们垫付了1万多元的医药费。 “任老师不仅免费为家禽看病,还一直资助我的女儿上学,帮我推销农产品。”通过养殖土鸡、种植花木,这两年来,章士达一家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他对任祖伊的善心一直念念不忘。现在,章士达的女儿在杭州上大学,每年放寒暑假,都要去禽防所看资助自己上学的任爷爷。 “任祖伊三赴大岚捐款、帮农户卖鸡”。这是大岚镇许多养殖户至今仍在传颂的一个动人故事。1996年冬季,任祖伊踏雪来到大岚,将当年余姚市政府奖励给他的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3000元,上门送给了老区6个贫困户;2006年春节前夕,大岚镇有五六万只肉鸡发生了“卖鸡难”,任祖伊一边与电视台记者深入各个鸡场调查走访,一边呼吁动员全市社会各界积极关注,为养鸡户排忧解难,使这批鸡最终全部卖掉;2009年,为表示对老区人民的感恩之情,任祖伊特地拿出1万元,委托大岚镇党委向20位生活困难党员每人发放500元。 四明山区是任祖伊经常去扶贫济困的重点区域。这几年,除了经济支持,他还经常鼓励农户通过养殖家禽来脱贫致富。每年,他都要亲自上山教授山区农民养殖和防止禽病的方法。“送钱不如送知识,我跟一些养殖企业的老总关系不错,就动员他们主动提供禽苗给农户,养大后统一收购,这样农民的积极性就高了。”任祖伊说。 “任老师的一生,是付出的一生。”禽防所高级兽医师陆新浩感慨地说,任老师把毕生精力倾注在禽防事业上,仅以他个人名义资助农民,就已有15万余元。

日前,在中国兽医协会主办的2017年杰出兽医评选活动中,评审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内评选出了10名杰出兽医及杰出兽医提名奖20个。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副所长、高级兽医师陆新浩获得杰出兽医提名奖。 今年50岁的陆新浩于1989年进入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一直从事兽医临床研究和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工作。一个人在一个岗位坚守28年已属不易,更何况像兽医这样又苦又累的工作,但陆新浩凭着一股韧劲,把农民的需求作为事业的追求,为科技兴农、农民致富奉献了青春和汗水。“在事业上立足的根本是要有强烈的工作责任感和敬业精神,要做到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陆新浩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28年来,陆新浩将农民的难题作为研究课题,将理论和实践有机结合起来。当广大养殖户面对“蛋鸭新减蛋病”、“鸭出血坏死性肝炎”、“猪蓝耳病”等疑难杂症束手无策时,他潜心钻研,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诊治方法,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据不完全统计,他主持和参与完成国家级、省市级科研项目14项,获国家发明专利2项,9次获余姚市、宁波市、浙江省人民政府和国家科技进步奖;累计独立或合作发表学术论文76篇,并多次获全国自然科学学术优秀论文奖。 在学术创新的同时,他始终活跃在基层服务“三农”。“一张笑脸相迎、一声礼貌问候、一杯清茶解渴、一次正确诊疗、一个电话反馈,技术咨询免费、疾病诊断免费、上门服务免费、网络答疑免费”,多年来,陆新浩始终坚持“五个一、四免费”,为广大养殖户提供优质服务。如今,他的服务对象不仅有市内养殖户,连安徽、山东、天津、河南等外省的养殖户也纷纷慕名前来求诊。据粗略统计,他免费服务金额达百万元,让许多养殖户十分感激。同时,他带领团队上“山”下“海”,进村入户,积极推广禽畜病防治新技术,普及畜禽防控新知识,足迹遍布省内外50多个地区,成为农业科技推广大军的中流砥柱。 陆新浩工作起来不分节假日,只要农民兄弟有需要,他就随叫随到。2008年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一位来自浙江温岭的养殖户因鸡群急性发病,正带着病鸡赶往余姚。陆新浩冒着严寒急匆匆赶到禽防所等他们,结束工作回到家已是凌晨3点。今年夏天,陆新浩轮休在家时,突然接到慈溪龙山养殖场场长胡志平的求助电话。他二话不说,顶着41℃的高温来到养殖场,一头钻进鸡舍,检查鸡群、解剖病理、开出方子,及时遏制了种鸡大批死亡。 受任祖伊老所长的影响,陆新浩在不遗余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不忘为在校学生和年轻在职人员搭建实践平台,创造学习机会,为社会培养学术型与实践型相结合的实用型人才作出积极贡献。他还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热心公益事业,把自己写论文、写书、讲课、专家咨询所得的报酬全部捐给爱心基金。“我希望‘敬业、爱岗、服务、奉献’的‘禽防人’精神能够薪火相传,造福社会,服务大众。”陆新浩说道。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爱无疆的,一生至诚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